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2010-09-17 00:44:35|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这也是一部关于同性之恋的电影。

时间背景是高丽王朝和中国元朝交集密切的某个时候。他是君王,他是宫廷侍卫。他们相爱,后来猜忌。

你可以把这看作是另一部《王的男人》。同样调子悲凉,同样精致华丽。

关于这部电影我写过两个版本的故事缩写。

最喜欢的是这一个。

《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文∕慕容莲生

 

我这一生最好的时光,给了我最心爱的人。只是后来,譬如清夜闻钟蘧然梦觉,我明白,一切经过以及沿途所遇见原来很不重要,好或者坏,不过是殊途同归,向死而生。

终于懂得,却已是繁华落尽,人各自散了。

在苍凉的远方,假若人们再提起我,也只会说,哦,他死了,一个好色的笨蛋。

 

一切都是从元朝使者的到来开始的。

元朝公主联姻高丽王朝,春去秋来,四年了。四年,足以使一个人老衰,也能令一个婴儿离了襁褓,小狗儿一样四处撒欢乱跑。元朝公主,高丽的王后,四年了,她未能怀胎生子。元朝使者从遥远的东方带来大汗圣旨,诏曰:为稳朝纲,废掉无有子嗣的高丽王,立园王为太子。

这不啻是晴天霹雳。

哪个君主肯轻易将王位拱手让人?但是,要保王位,只一个办法可行:王后早日生子。

一个男人使一个女人受孕,并非难事。倘若,那个男人不近女色偏好龙阳,这就难了。

王不近女色,他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女人。

那一夜,我和王同榻而眠,他亲抚我,热烈而又凄凉。当欲望的潮水缓缓平息,王在我怀中叹息低语:你要助我,洪麟,我只有你可信任,你要助我。王侧转身体,背对我,我不能看见他的眼睛。王说,洪麟,你去侍奉王后。

我愕然。

并非不愿意侍奉王后,但用这种方式我不可接受。是的,我爱王,我是王的男人已经许多年。我不介意为王九死一生,但是王说,你去侍奉王后使她怀胎生子,我不可接受。倘若别人对我说出此话,我的剑不会从他颈上移开,奋力斩下去。人有贵贱之分,爱没有。王玷污了我的爱。他使我觉得,我不过是他的一把佩剑,愿意赐谁由他主张。我望着他的后背,久久无语,泪落了下来。

总有许多事情我不能预料。譬如幼年被选入皇宫,和十数个男童组成健龙卫,昼夜习武,慢慢长大,保卫王。和王朝夕相处,他喜爱我,我做了王的男人,这是我未曾料想到的。

总有许多事情,不可预料地发生。王说,你去侍奉王后,洪麟,我只有你可信任。

接受是唯一的办法,如果不能抗拒。

王后是悲伤的,圆房那夜,我俯身吻她,看见她眼里满是泪水。我懂她的悲伤。若我是她,一个王后,为怀孕生子被迫和下人交欢,我的悲伤不会比她少。何况,王后恨我。

我远离故国,来高丽,只国王一人可以依靠,王后说,可是他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恨你是自然而然的。

和一个最恨的人行云雨之欢,王后悲伤的泪水落了一枕,她颤抖着使自己不哭出声响。我小心翼翼吻她,冰凉的唇所过之处,开了泪花,我的眼泪不比王后少。透过迷蒙泪眼,我看隔壁房里,王的侧影映在纸窗上,他在临案作画。这个教会我爱的男人,我深爱多年的,我知道他在听,在等。

如果你尝试过被深爱的人玩物一样拱手送人,你会懂我此时心中悲凉。但我别无选择。

王后也别无选择。两颗棋子,王拿捏着,要我们像夫妻一样融合。我颤抖着打开王后的身体,她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铺展的宣纸上,王画笔陡然停顿,写意的兰草一叶横折,落下一团浓墨。

清晨的后花园,我拜见王。

早上好,我的兄弟,王说,成为男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没什么好说的,陛下,我躬身而立,说,我想出宫几日。

为什么?

我得尽到健龙卫队长的责任,我说,那日陛下遭刺客行刺,应早调查清楚事因才好。

胆敢行刺国王的刺客,自然十分隐秘,并非三两日能查个水落石出的。在宫外,我未能获得丝毫线索,热闹的街市上却买了一个香囊。

这香囊我想送给王后。实在是危险的想法,但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王后曾佩戴过一个相似的香囊,后来在抵御刺客的混乱中丢失。她从元朝来,香囊贴身佩戴,应是心爱之物吧。丢失心爱之物是一件难过的事。

这个女人,她使我隐隐地生出牵挂了。一切都是从那夜她使我成为男人开始。

王曾问我成为男人的感觉,我没有说。不说,因王不能懂男女交合之悦。不说,因我不肯承认,我的心如铜王后如锈,锈蚀铜。我要我忠诚于王像过去的那些年,我心只有他,他心只有我。然而,锈蚀铜,虽缓慢却会慢慢爬满。

 

一天,王在宫中大宴文武百官,载歌载舞。也是那一天,趁着歌舞热闹,我和王后,我们在上书房幽会。

是否每一对男女一旦有了身体的纠缠,就变得贪婪了,想着分分秒秒在一起,哪怕口中不交谈只言片语,只用身体说话?我想念王后。不,她不是王后,她只是一个女人,给了我她的初夜,她在榻上柔弱无骨温香软玉。那种感觉是王所不能给我的。有一些夜晚,我睡在王的身旁,辗转难眠。我想念王后,想念她的体香,想她低帏昵枕间的喘息。王就睡在我的右侧,我背对他,彻夜难眠。

王后从盛宴上离席,我悄悄地尾随而去。书房里,只一个眼神交会,我们便缠绕到一起。这是我们第一次,没有王的旨意,缠绵行欢。

书房安静,一架架的书,弥漫着墨香。当书册散落一地,墨香水珠一样四溅,那声响很欢悦,迷乱了光影。

我爱你,这三个字,我多想对这个女人说。也想对她说,那夜夜数着寒更思忆的煎熬。我不敢说,因为我想起王,我们曾对彼此说过这惊心动魄的三字。

理好衣衫,王后将一个锦囊送我。这是我用了几个日夜绣制的手帕,她轻声说,请贴身收好。《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我怔住。

夜半时分,我还会在这里,王后说。她转身离开书房。

回到宴会上,王正鼓琴而歌:

我走进一家店铺,买点花粉蛋糕,一个人抓住我的手腕,如果话被传出去,提到这个小小年纪的打杂工,我也将在那里睡,我也将在那里睡。

我去一家寺庙,去点灯,寺庙的主人抓住我的手腕,如果话被传出去,提到这个寺庙和年轻的和尚,我也将在那里睡,我也将在那里睡……

并非初次听王鼓琴清歌。过去的许多个晴昼,我和王在恩静殿,相对鼓琴,王也曾多次对我唱这首歌谣。那时,王一袭月白锦衣,眉目温柔,王笑吟吟地,我亦怡然微笑。那些岁月,多好。

在这盛宴上,听王鼓琴清歌,我蓦地就心生酸楚了。王的孤独,我听见了。他鼓琴清歌,越唱越凄凉。我想我是爱他的。

我想我是爱她的,王后,这个使我成为男人的女人。我想我是爱她的,贪恋她肌肤的温暖。

可是,人只有一颗心,或许只应住一个爱人。

王鼓琴清歌越唱越悲,王后在王右侧庄严端坐。我望着他们,心乱如麻。

 

适逢泰安王的公子生日,泰安王入宫接迎王后。泰安王是王后的哥哥,随王后从元朝来。侄子生日,王后要去庆祝,禀过国王,她翩然离去。

那天清晨,我在后花园花亭台阶侍立,王后路过我,她目不斜视,却有裙带生风,拂我衣袂。

是的,夜幕降临时候,我偷偷出宫,快马加鞭前往泰安王府。当我出现在王后面前时,她笑了,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只将她深深亲吻,芙蓉帐里翻云覆雨。

良宵苦短,黎明来得太早。我得回宫,在王醒来之前。路滑霜重,马蹄声疾。朝阳升起。往常这时候,若不临早朝,王还在熟睡。我不曾料想到王这天醒得如此早,他在我的卧房里,肃然而坐。

我心底一颤,却不得不走近,上前请安。

你一夜未归。王说。

陛下,我说,我在书房读兵书。我不敢看王的眼睛。

哪部兵书?

《六个秘密战术》。

你觉得这六个战术里哪个最有趣?王盯着我,问。

政治和突袭战术,陛下。

突袭战术是关于什么的?

我回答不出。

是关于什么的?王再问。

这种战术可以用于……在山上遇到敌人的时候……

王不再说话。他缓缓起身,缓缓从我身边走过,我看见他湿了眼睛。

将走出门时王停下脚步:若你一夜未睡读兵书,那一定也练习了格斗,把剑带到练兵场。

练兵场上,王拔剑。王命我拔剑。剑光映了日光,光辉夺目。王剑剑凌厉,取我要害。数个回合后,我断了剑,翻倒在地。

王的剑抵在我咽喉,王说:读一晚上的兵书也没有用,问题在于你的心。

王弃剑而去。

我的心呢?

和王后圆房之前,我的心是属于王的。王爱我,我为拥有这爱而欢喜,满心欢喜地爱王,做王的男人。

犹记得有天上午,阳光辉耀恩静殿,王临案泼墨。画的是你和我吗?我问王。王微笑:是的,洪麟,夜间做梦,在广袤草原上你和我并驾齐驱弯弓狩猎,我醒来,想想那情景便觉得开心,我应该画下来,给你看,洪麟。王笑起来很温暖,我爱这温暖笑容。

可是,自和王后肌肤相亲后,恍然间觉知,我和王并非亲爱的恋人,而是两个男人,而王后是横亘在两个男人之间的女人,我们关系微妙并且复杂。

王看得清楚。或许,王所知道的,远远更多。他是我的王,陪我长大,用他的爱教会我去爱他。王所能望见的,或许远比我所能料想到的更多。

练兵场上,青石地冰凉,那是日光所不能温暖的。我僵卧许久。

 

王说,我谁都不可信任。

 

很意外,王后的哥哥泰安王背叛了王,伙同园王密谋篡位。王气急败坏,我谁都不可信任,他说。

我举头望他心生悲伤,我的王他是如此高高在上又如此孤独。

《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王凝望我良久,双眸似剑刺进我的眸,要钻进我的心,撩开,看看那里藏着什么。王说:你去杀王后的哥哥,洪麟。

我沉默,又很快开口:是,陛下。

然而,事实如你所料,我到底没能对泰安王下杀手。他跪下来哀求我:看在王后的颜面上,请放一条生路。

我放了他,为他是王后的哥哥。

如果泰安王在逃亡途中不被截杀,事情或许是另一番模样。世间没有如果的事。当泰安王的头颅被另一队追兵呈献给王,王落泪了。

洪麟,我谁都不可信任。王说。

王拂袖离去。

王是鱼肉,所有臣子为刀俎。我亦是刀或者俎。王,我曾经最亲爱的人,在不知觉间我们背道而驰。不,是我背叛了王,我是健龙卫队长,是王的男人,我应保卫他。

我为我的不忠引颈请罪,在后花园,我跪在一池清莲前:请你杀了我,陛下。王一眼都不望我,任凭我跪。天黑了又亮了。

王不杀我。

这或许不全是你的错,王说,你因为欲望而疯狂了。

王终于命人来唤我回去。这或许不全是你的错。王铺了宣纸画石缝间丛生的兰,王说:不过,我想调你去边关一些时日,那里环境能助你调理纷乱的心。

是,陛下,我说,我这就收拾行囊尽快动身。

王不再看我,他面色平静临案作画。

 

总有许多事情是我不能预料的。

在我将往边关前一天夜晚,风雨大作,王后的侍女来叩我的门。我请她尽快离去。她竟推门而入,说王后想见我。

我不会再见她,我说。

你要见王后,侍女很是执拗,她说,王后怀孕了,你知道的,是你的孩子。

我惊愕了。

在上书房,我见到王后。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我恭恭敬敬垂手而立。

在你要走之前我不知是不是应该告诉你,王后说,但我没有更好的办法。

陛下知道吗,王后娘娘?我毕恭毕敬地问。

我没有使他知道,王后说,我担心他现在会很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不,王后娘娘,陛下会待这个孩子如同亲生,请王后娘娘放心。

王后凝视我良久,长长叹息。我说,王后娘娘,请回去吧,陛下知道了会不好。

我转身离开。

王后从背后抱紧了我,她用力转过我的脸,亲吻我。我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依靠,王后说。她朱唇滚烫。我的心缓缓地柔软了。我犹疑着抱她吻她。终于翻滚在一起,像从前的那些夜晚那般缠绵。

突然,王后惊声尖叫。

我回头,看见了王。还有王的随从。

你怎能如此侮辱我!王怒不可遏:你说过你不会再见她的,你这样像一个男人吗?

愤怒的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我被阉割,后投入深牢。

次日夜深,王来牢中看我,那时我刚从昏迷中苏醒不久。

现在我们都一样了,王说,以后除了我还有谁会来找你?洪麟,让我们回到过去。

我不语。人生就是一出恶作剧。我万念俱灰。

 

王后密令韩白来救我那夜,也是风雨大作的天气。我不应随韩白越狱的。我身已残凡事无惧,不可再殃及他人,尤其是王后,我的女人。她要好好活着,她有了我的孩子。

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一切迟了。城墙木柱上悬了韩白他们的头颅,还有一具,头颅下赫然挂着一个香囊,那是我曾送给王后的。

怀了我的孩子的王后死了。

只有王可以杀死王后。

我要杀王。复仇。

王在等我。《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我深深叩拜。这一拜,是我最后一次向王表示敬意。深深拜,了清所有前缘。起身而立,我凝望王。

你为何还站在那里?王微笑:过来坐在我身边。

你怎么可以那样对待王后,陛下?我拔剑,说,陛下,我是来杀你的。拿起剑,陛下。

王从锦毡上缓缓起身,他凝望我良久,叹息。终于拔剑。

剑起。剑落。王的剑刺进我胸膛。

你这个傻瓜,女人的爱就那么重要吗?王问我。

我苦笑:是你带我去感受爱的。

我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有一次?王红了眼睛,他问:你有没有,哪怕只有一次,把我看作是你的爱人?

没有,陛下,我坚定地说,一次都没有。

我用力挺身,王的剑将我刺穿,我的剑也插进了王的胸膛。

王倒下。

我知道我也快死了。在闭上眼睛的刹那,我蓦然看见王后,她从走廊那段走来。

王怎么会杀她呢?我真是个傻瓜。

我挣扎着转头,望向倒下的王。其实,我有爱过王,深深的,从少年时就开始了。只是命运对我们开了一个大的玩笑。只是这爱再也不能说出来。我只有再深深望一眼我的王,在闭上眼睛前。

生命多像笑话。倘若有来生,我希望我们从未遇见。这样就什么都好了。

已刊载:《爱人(月末版)》

《霜花店》:其实我曾深深爱过你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评论这张
 
阅读(312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