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今年夏天我们去哪儿  

2010-09-19 13:46:02|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夏天我们去哪儿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那一夜,在遥远的北方,他们酣畅缠绵,夜长,雨落,旅舍窗外大天鹅掠过团泊洼。

今年夏天我们去哪儿

文∕慕容莲生

 

阳光越来越热烈了。

我们要去哪儿呢今年夏天?

往年,小雅在夏天刚过去的时候,就开始盼望来年夏天到来。她喜爱夏天,穿裙子,凉鞋,修长的腿和漂亮的脚趾都摆出来,像热衷炫耀的贵妇装作不经意亮出珍珠项链或钻戒。还有,夏天和简远去旅行,北方某民风古朴的小镇,山青水秀,空气里弥漫湿漉漉的古木香,小雅爱这样的夏天,和简远一起旅行。

今年夏天我们去哪儿呢?

小雅窝在沙发里,一边涂脚指甲油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简远斜倚沙发另一端看电视,不停地更换节目频道。他似乎没听见小雅说话。房间里凉凉的,小雅丢开指甲油,赤脚下地寻找空调遥控器,她要把温度调高一点。

今年夏天……

小雅又开口问,话一出口,简远起身,电视遥控器丢到小雅面前,他说,广州。边说边往卧室走,还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简远睡觉了。

小雅独坐客厅,半晌,她落下泪来。

电视里不知播放的什么剧集,女人对男人喊叫:她哪里有我好?哪里有我好,你说!

若在平常,小雅会对这情节大吐口水,今天她却觉得血往上涌,昏头昏脑,几乎忍不住冲进卧室,拉起简远,问他:那个女人是谁,你爱她比我更多?

原来,情到深处,谁都会说出一些傻兮兮的话,丝毫不觉矫情。

 

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雅和简远就变成而今这样子了呢?

若说不相爱,实在违心。犹记得恋爱时,简远多浪漫啊,写诗,送花,在溶溶月色里弹吉他为小雅唱情歌,简单到甚至俗套的小浪漫,到了小雅那里却是刻骨铭心的感动了。后来,一个秋日,在关山牧场,简远牵着一匹白马,蓝天高远,草原辽阔,王子单膝跪地,求婚,小雅承认自己被幸福的子弹击倒了,含泪微笑,盟誓愿言:从此以后,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但从什么时候起,两颗紧密在一起的心竟生了罅隙?相对渐渐无言,即使开口也是话不投机。

譬如上周,小雅出差,四天,忙完公务连夜坐火车回转。她没告诉简远自己回来,想着给他一个惊喜。到家时已黄昏,简远不在,应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小雅下厨做了丰盛饭菜。

简远见着她,只不咸不淡地打了个招呼,进漱洗间洗手,坐饭桌前吃饭。她想,他是应该问问她出差所遇的吧,家中小狗四天不见,她一进门狗儿都扑在脚前亲热半天呢。然而简远没有,饭桌上只说了一句话,蒜薹肉丝有点咸了。饭后,碗筷一推,他缩在沙发里看电视。

小雅进厨房洗刷碗筷,心底委屈,几度忍不住落泪。

人人都说,小别胜新婚。小雅心中对简远的亲热还是甚为期待的。认真地说,出差四天,夜晚她不能安然入睡,想念简远的怀抱。简远不想她。夜深关掉电视,上床,他不一会儿就响起了鼾声,背对小雅。

黑暗里,小雅望着简远冷漠的后背,竟又默默垂泪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越来越多泪水了?结婚之前,和简远在一起,也有常常落泪,因为他的浪漫使她忍不住泪水。婚后,她眼泪却只为这生活渐渐无味而流了。

次日,是周六,简远早餐后说要和朋友去钓鱼。他对着镜子整理衬衫,雪白衬衫,崭新。小雅远远地望着,心底一动。

衬衫多少钱?她装着很随意地问。

他一愣:什么衬衫?

他装聋作哑,她也不动声色:你身上这件啊。

他笑了。从出差回来,第一次见他笑。他走近,用手摸摸她额头:没发烧吧?这不是你买的吗?

婚后他衣服皆是她买,每一件她都记得在哪里买价位多少,而这件,她发誓不是她买的。

情人送的吧?她咬咬牙,终于狠声说出。

他怒了:胡说什么啊!我得出门了。

说着他拿起钓具,开门,反手关门,砰!

分明做贼心虚。若非情人所送,何必如此动怒?

小雅早就怀疑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有外遇的男人才会回家后和妻子懒得交谈,在床上即使同枕而眠,身体也互不碰触。正值壮年欲望如狼似虎,若无别的女人宣泄,如何做得到清心寡欲?

 

简远说,机票订好了,明天我们去广州,你收拾一下行李。

年年不都去北方某个地方消暑吗?广州多热!小雅甚为不解。

年年去北方,你不腻吗?他甚为不耐烦地说。

心头火噌地窜了上来,她叫起来:也就是说年年和我在一起,也是觉得腻了!

他盯着她,上上下下看了半天,叹气,他说,小雅,你变了。

到底是谁变了呢?小雅哭了,她不想再同他理论。

有些时候,不是没有离婚念头,但转念一想,又割舍不下。然而,这般过日子又算什么呢?

相遇,相爱,结婚,直到如今,回顾所来路,两个人并无有大波折生出,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四目相对寡言少语,厌倦就像一条虫子,趴在婚姻的苹果上,蛀。

我们到底怎么了?小雅想问简远,话哽在喉口,说不出来。

她不想他有另一个女人,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他不爱她了。他对她,譬如对待影子,视而不见,不闻不问。

 

小雅和简远,在某次旅行中相遇,相爱,又嫁娶。后来,每年夏天,他们都要抽出几天时间一起旅行,一为纪念一为享受生活。

今年夏天我们去哪儿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如今,旅行于他们竟像是交差,差事完成,继续不痛不痒地过不咸不淡的日子。这结果出乎小雅意料。听刘若英和黄立行唱《分开旅行》:我明白停在你怀里,却不一定在你心里。小雅心思无尽凄然。情歌何其多,而失落的人只适合和心酸一唱一和。所谓“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大抵即是这般光景。

小雅说,你去广州,我去静海。

简远不说话,坐在客厅里抽烟。夜幕渐渐落下,窗外华灯四起。钟表滴滴答答。简远终于开口了,他说,好。

站起身来,他去卧室收拾行李。

那一夜,他们没有睡在一起。她在卧室,他在客厅。第二天一早,他淡淡地打了招呼,出门。他没有说何时回来,她也不问。

 

静海没有海。小雅甚为好奇,静海,当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才配得起这两个美好的字?

抵达静海县,是在清晨。小的火车站,旅客稀疏,即使县城街道,行人也是少的。也好,她需要清静,像奔腾不息的海,渴望停下来,想一想。

汉代古城、古墓以及宋代木船,静海三古小雅都去过了,并无意味。幸好,还有团泊洼水库。一片碧波荡漾,风声,大自然最纯粹的风声在这儿苏醒,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灰鹤掠水振翅翔空。远处,一座古老栈桥,默默,倔强地挺立。

小雅突然很想简远。若是他在,多好,一起看这静静的美好的寂寞的团泊洼,看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多好。而简远,他在广州,那里日光热烈,车水马龙,街上想必有一对对情侣快乐行走。静海,团泊洼,是寂寞的,没有简远。

夜宿团泊洼附近农家旅舍,小雅一整夜不能入睡。摊开手,在黑夜里看,抓住了什么,又丢失什么?比如爱情。似乎没有了。婚姻吃掉了他们的爱情。美好的,凄凉的,我爱你。

没有简远,昼也漫长,夜也漫长,所有风景不过虚妄。

第四天,小雅想回家。

电话响起时,夜晚九点,窗外雨落。他说,你在哪里,小雅?

在这雨夜,他声音听起来湿漉漉的,也湿了她的眼睛。她哽咽:简远……

是的,他来了,从南方热闹的城来这北方小城,寻她。踏雨而来。

这多出乎意料,又正中下怀。

静海,团泊洼,湿淋淋的天地,他们在昏黄的光里紧紧拥抱,他吻落在她额头,脸颊,唇上……他迫不及待,要吻遍她每一寸长满思念的肌肤。他们是两条鱼渴望跳进欢爱的河。

那一夜,在遥远的北方,他们酣畅缠绵,夜长,雨落,旅舍窗外大天鹅掠过团泊洼。

 

一场雨后,天晴,阳光明亮,花怒放。

简远说,我爱你一人都还唯恐不及,又怎有力气在意别的女人?

可你有时看上去都懒得和我讲话,小雅说,不拥着我睡去,清晨不吻我说早安……

这就是我不爱你的疑点?简远哭笑不得,若这样,哪个男人没有疑点呢?

小雅不管不顾,追问:为什么丢下我一人去广州?

难道你不觉得从广州夜奔静海,又浪漫又痴情?简远笑,低头亲吻小雅耳垂,他说,到广州我才发觉,我不想一个人旅行,只要和你一起。

小雅侧脸寻简远的唇,泪水潸然。今年夏天我们去哪儿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过去的那些日子,她只见他遍体尽是疑点,一味地猜忌他,腹诽。却不曾省视己身。

简远说,小雅,我爱你,一辈子都爱。但请原谅,有时请容我走一下神。比如最近,我想我遇到一些难题,只顾着对付难题,不知觉冷落了你。

在生活的课堂谁都难免有走神的瞬间,小雅甚是懊悔,为何从未想过坐下来,搭一座桥到彼此的心。若有桥,她又怎会只见他心不在焉,却忘记关心使他心不在焉的难题。其实,爱情兴亡,男女有责。

《分开旅行》中这样唱:我不想去证明也不知怎么证明,相爱是两人事情我不喜欢你怀疑,怀疑爱是可怕武器,谋杀了爱情……

还好,在静海,团泊洼,他们雨夜有一场深谈,事无巨细,一一摊开来,他的心,她的心,裸裎相见,用去整夜时间。

 

旅行归来,简远的妹妹来探望。闲聊时,妹妹问,衬衫还合身吧?简远一愣:什么衬衫?

那件罗蒙白衬衫啊。

是你送的?

是啊,妹妹说,那天来,你和嫂子都不在家,我就自己开门进来,放你衣柜了。后来也忘记和你们说。

啊!简远和小雅瞠目结舌。

妹妹吃了一惊:你们,怎么?

啊!没事没事,小雅和简远异口同声说,白衬衫真好看!

 

莲生说:

我很少写爱情故事。写不出曲折离奇的情节。每下笔,多是饮食男女日常生活柴米油盐,琐碎,平淡。我讨厌构思过度。这很不合大多杂志的约稿要求。他们要的是曲折,峰回路转,荡气回肠。譬如男女上床,他们要的是高潮迭起,甚或尖叫声声。我却认为,所谓爱情,最简单的最平静的就是最真实的。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轰轰烈烈,多的只是鸡毛蒜皮。当然,这是我的看法。不太合时宜。所以很少写所谓的都市爱情故事。我讨厌构思过度。当然,偶尔,也还是写的。还是淡淡的,白开水。能发表,好。不能,就给自己看。也好。我喜欢淡而有味。平静而安详。

已刊载:《都市心情》

2010年09月19日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评论这张
 
阅读(16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