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安妮宝贝,我们的少年樱花  

2010-10-24 00:33:19|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妮宝贝,我们的少年樱花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后来的很多年里,很多个寂静得接近凄凉的无眠夜,我想她。夜黑的仿佛再也不可见曙光,背抵冰冷墙壁,举了左手食指在唇边,启齿轻轻地啃啮,依稀触到那些年,她唇上的温暖。那些年,我们在最黑的夜里,在欢愉的深处,紧紧拥抱。黑暗中她的嘴唇,我亲吻过的纯洁的伤口。

少年樱花

文∕慕容莲生

 

每个男人的最初,都会有一个樱花般的女子,飘落在生命里,注定颓败。

《少年樱花》中安妮宝贝如是写道。

笔触浅淡,读来却有深深的伤。似今夜我的窗外,月华如练,千里风凉千里浓霜。

风凉。浓霜。丰润的少年,不再见。蓦然回首间,襟上泪痕冷。

我知我是爱她的。一个樱花般的女子,眉眼温婉,笑容恰似冬日暖阳。初初相见,却就无可救药地爱上。那么爱。譬如不善酒饮,浅尝辄醉。又譬如牙齿,难能自拔。那么的爱。

樱花般的少女,美好地绽放在少年,樱花般绮丽的梦里。

不是不曾月前花下,许旦旦信誓。不是不曾卿卿我我,在生涩而甜蜜的吻里,啜饮此生最初的美丽。不是不曾以为,一牵手即是漫长一生。只是,后来,后来我们终究松开紧握的手,在绿得透不过气的盛夏。来不及说再见,却也不再见。

黑暗中的她的嘴唇,他亲吻过的纯洁的伤口。

后来的很多年里,很多个寂静得接近凄凉的无眠夜,我想她。夜黑的仿佛再也不可见曙光,背抵冰冷墙壁,举了左手食指在唇边,启齿轻轻地啃啮,依稀触到那些年,她唇上的温暖。

那些年,我们在最黑的夜里,在欢愉的深处,紧紧拥抱。黑暗中她的嘴唇,我亲吻过的纯洁的伤口。

那么爱,为何却那么轻易地分开?各自转身,从此天涯。

亦曾以为,时光可带走所有唯剩黑白画面的旧映像。怎料那些年,温柔早已刻骨,缱绻也是铭心的了。只需一丝风,或者谁走过窗前遗落的歌声,抑或翻开书页遇见三两行浅淡的感伤句子,所有的回忆就那么轻巧地回来了。她回来了,衣袂翩跹,星空下凌云起舞。

一如今夜,临窗静读安妮宝贝《少年樱花》。恍然又见樱花一样的她,轻轻笑着穿行在我樱花一样的年少岁月。

不见她已是多年。默默思念也已多年。

静静怀想。静静垂泪。

是否,每个人的最初,都会有一个樱花般的人儿,飘落在生命里,注定颓败?

倘若青葱年华可以重来,那如樱花般美好的人儿,是否还如樱花,急急绽放急急颓败?是否还用一转身离开,用一辈子忘记?

刊载:《女人坊》

(附言:多年前的旧文。不易一字贴出。仅是回望。刊载之时《女人坊》尚未分上、下半月。)

安妮宝贝,我们的少年樱花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评论这张
 
阅读(1319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