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忧伤索马里: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2011-01-06 09:07:37|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忧伤索马里: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在索马里,女孩子们喜欢和海盗约会,如果哪个女孩成功俘获海盗金龟婿,她立即成为周围女孩羡慕嫉妒的对象;而索马里的男孩们从小就梦想当海盗,他们说索马里男人要像男人一样做事,要做索马里男人才能做的事——海上横行,头巾缠绕着骄傲,泪藏在黑色眼罩,长发在船头舞蹈。

忧伤索马里:

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文∕慕容莲生

 

你当然没有忘记杰克船长,他眼睛上的浓眼影头发上的连串珠子,还有他由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美丽又懒散的自信,从《加勒比海盗1:黑珍珠号的诅咒》到《加勒比海盗2:聚魂棺》再到《加勒比海盗3:世界的尽头》,八年了,这个狂野的男人在阳光明媚海面水晶般清澈的加勒比海上纵横驰骋。今年5月20日,杰克船长将挟着《加勒比海盗4》再次跃上银幕,冲进你的眼睛,没错,据说他还是会有着轻松快乐、不加停顿的圆滑腔调,说着阴柔狡诈的花言巧语,走起路来摇曳生风。

杰克船长活在电影里活在北美洲那片神秘的海域加勒比海,在电影之外生活之中,在位于印度洋与红海之间被索马里和也门环抱的亚丁湾,也有一群海盗,索马里海盗。

索马里海盗和所有传说中的海盗一样,打劫、掠夺、横行无忌。

2010年11月18日,中国中远航运股份有限公司所属的“乐从”轮,在印度洋北部的阿拉伯海被海盗袭击。

11月22日,在德国汉堡的一家法庭上,10名多为“80后”、“90后”的索马里海盗坐到了被告席上,这是德国法庭400年来首次审判海盗;400多年前,经汉堡法庭审判的海盗大都被送上断头台。

12月5日,一艘悬挂孟加拉国国旗的货船当天下午在阿拉伯海海域被海盗劫持。

而在此之前,仅2010年3月,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和非洲东部海域、阿拉伯海等海域共发生海盗袭击事件42起,劫持各型船只19艘。

一切就像是电影,据率领船员成功击退海盗的“乐从”轮船长何文学说,“海盗船靠近的时候,跟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6名海盗想借用吊钩绳索强行上船,另外的海盗用机关枪掩护,子弹像雨一样射向‘乐从’轮。”

一切就像是电影,比电影更要使人怅惘。

索马里海盗,那一群血管里流淌着冒险的血液的男人,他们就是这样凶猛却又频繁地提醒着世人,他们存在。

在索马里,女孩子们喜欢和海盗约会,如果哪个女孩成功俘获海盗金龟婿,她立即成为周围女孩羡慕嫉妒的对象;而索马里的男孩们从小就梦想当海盗,他们说索马里男人要像男人一样做事,要做索马里男人才能做的事——海上横行,头巾缠绕着骄傲,泪藏在黑色眼罩,长发在船头舞蹈。

 

索马里一开始并不盛产海盗。

索马里的男人并非生来就注定要成长为海盗。忧伤索马里: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索马里的女人有着黝黑的皮肤和紫色的嘴唇,有着颀长的身材和性感的轮廓。

索马里一开始只盛产骆驼。

许多年前,索马里人的社会文化中是很重视“教养”的,大多人信奉伊斯兰教,任何教徒只要听见清真寺的钟声,就会立即停下手中在忙的事,低头开始祈祷。他们习惯于将拥有骆驼的多少视为衡量贫富的标准,在索马里流行这样一句话:“家里养几峰骆驼,就可以不愁吃不愁穿。”人们在街头巷尾遇见时,常会问候上一句“您的骆驼身体好吗”,如果有谁不这样问,往往就会被认为是“没有教养的人”。

那时候,索马里的男人总是喜欢穿一身宽大棉布袍,女人多穿一身色彩艳丽的连衣裙,而且还要佩戴一块花色的头巾。男男女女,着装讲究端庄、整洁、得体。男女老少遇见外来客人,总是在主动打招呼问候之后,围着客人唱歌跳舞,借此表达热烈欢迎的愉快心情。

后来,一切都变了。那是从1991年西亚德政权被推翻后开始的,索马里处于军阀武装割据,国家陷入四分五裂的无政府状态。

2010年南非世界杯主题曲《自由飘扬的旗帜》的演唱者索马里歌手k'naan,在一首名为《索马里》的歌中他这样描绘他的祖国:“这穷街陋巷根本没有名字甚至连下水道都没你可以看到愤怒在男孩身体里如何酝酿有人拿着可乐和火药调饮狂嗅一气姑娘扛着杆枪可她本该是个模特或医师你就知道海盗们在烧杀抢掠又能怎样没有哪一天没有狂暴和受伤在这巨变的感情中苟活着人没法正常我只想告诉你到底出了什么鬼在眼泪落下前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是的,索马里常年的血腥战乱,干旱,粮食和燃料价格疯了一样上涨,民不聊生,生活无着,有些人就铤而走险,做起了海盗生意。

 

索马里位于非洲大陆最东部的索马里半岛,北临亚丁湾,东濒印度洋,拥有非洲最长的海岸线。

而亚丁湾,这是从印度洋通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及大西洋的海上咽喉,这是一条重要国际航道。据统计,每年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约有1.8万艘,其中大多数都要经过亚丁湾。

“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对,索马里海盗就是这样干的!

陆地上到处都在流血,饿着肚子流血,去海上呢?茫茫大海,乘风破浪,无拘无束,男人们尖叫着,使用绳索、大刀和长矛等武器,冲向一艘艘路过的货船。“船只和船员才是最值钱的!”他们认为。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所有被劫持船只的船东——各国的航运公司,为了尽快赎回船只以及被掳的船员,他们往往采取妥协的方式,支付给海盗赎金。每劫持一艘船,海盗平均可收获100万到200万美元。就算可以讨价还价,赎金往往也不会比开口价码低多少。

忧伤索马里: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船东们“花钱买平安”的心理被海盗掌握后,海盗气焰更加嚣张,胃口越来越大,赎金越来越昂贵,这样就养大养壮了索马里海盗。那些一开始并无成为海盗之心的索马里男人,见这行业如此投入微少却收获暴利,动心了,眼红了,都抢着来分一杯羹。

为什么说投入微少呢?因为海盗活动只需小船和其它枪支、通信等装备,这与劫持所带来的巨大利润是严重不成比例的。

赚来的钱做什么?

为了能赚更多的钱,有更好的资本赚更多的钱,海盗就投入一部分用来更新装备。大刀、长矛和绳索,这些传统的武器当然还会使用,但是快艇、重型武器(AK47突击步枪和火箭筒)和现代化的全球定位系统、卫星通信等高科技装备,他们更要拥有,然后充分应用到劫持活动中。

再用一部分钱“招兵买马”。那些过去的身份为渔民、民兵、技术专家或其他行当的男人,都跑来了。有的跟随海盗船冲锋陷阵,有的做了海盗的会计,有的做了谈判代表——是的,他们有谈判代表,每当劫持了商船后,开出昂贵的赎金,如果船东承受不起而讨价还价,双方派出代表谈判。还有一部分海盗负责喂食人质——海盗亦有道,他们只要钱不要命,人质是他们做交易的“筹码”,自然要悉心照顾。

更大一部分的钱,海盗用来挥霍享受。为什么不呢?这是他们拼着命换来的,赚钱不过就是为了享乐。

“如果你愿意用死亡来支付帐单,那么死亡应该是你的选择。”这是索马里人的格言,更准备地说是索马里海盗的座右铭。索马里海盗,说到底不过是一群“脑袋系在裤带上”过日子的亡命之徒,他们谁都不知道出海之后还能不能再平安地回到岸上。既然还能在岸上晃荡,自然是要拼了命地享乐,就像在海上拼了命地东奔西突。

 

他们开着名车、住着豪宅、花天酒地,用的是最新款的价值不菲的手机,娶的是最漂亮的女人。

你认为这是在描绘上层社会贵族们的生活吗?上层社会贵族们的确是那样生活,但这同样可以用在索马里海盗身上,而今的索马里海盗,正摇身一变成为“非洲之角”的新贵。

在索马里海盗的老巢所在地邦特兰省加罗韦地区,有个开男士服装店的商人说:“海盗是最好的顾客,因为他们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讨价还价,他们会买昂贵的衬衫、裤子和须后水。女孩子们喜欢和海盗约会,因为他们出手大方。”

是的,索马里的女孩们都喜欢和海盗约会。

索马里的女人很漂亮,有多漂亮?去看看世界上第一位有色人种的超级名模伊曼·鲍伊吧,这个已56岁还像30年前一样迷人的索马里女人,在2010年6月获得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颁发的“时尚偶像”奖,她还在1991年迈克尔·杰克逊的MV《Remember The Time》中扮演法老王的王妃,并在MV中和杰克逊接吻。忧伤索马里: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索马里女人喜欢和海盗约会并以能嫁给海盗为荣,仅仅是因为海盗的奢华生活?你若这样认为就太小看了索马里女人的精神世界了。她们绝不完全是因为海盗有钱,而是因为这些男人的血管中流淌着冒险的血液,因为这些男人做了索马里女人做不了的事,做了一个索马里男人才能做的事。

她们都很清楚,一旦丈夫出现意外,她们就会成为寡妇,却依然义无反顾。

海盗,这门古老的犯罪行业,尽管它从来就是打劫、掠夺、横行无忌,但同时它意味着财富、探险、浪迹天涯,这使它蒙上了浪漫、神秘的色彩。

而今的索马里,人人都想与海盗为伍,女孩子选择嫁给海盗,男孩子想着成为海盗中的一员。

年仅13岁的阿卜杜勒·哈菲德,辍学,“我想成为海盗的首领,”他说,“我知道自己还太小,但会一直等待合适的时机。”

不得不承认,索马里海盗嗜血江湖,给索马里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了一幅“海盗图腾”,这“海盗图腾”牵引着索马里的少年,奔向亚丁湾海域赴汤蹈火出生入死,看似壮烈,细味起来却也心生悲凉。

一个国家,若所有的少年唯一理想是长大成人后过朝不保夕的亡命生涯,那些少年怎不叫人忧伤不已,而那个国家又岂是“忧伤”一词所能了得的?

是谁带走了,那些见面相互拥抱、微笑着互问“您的骆驼身体好吗”的人们?是战争吗?他们从充满战争的土地上逃出来,却去茫茫大海开始了另一种征战。他们愿意用死亡去支付生活的账单,死亡亦是他们的选择,这事情的真相他们当然知道。

一切还不是为了生活?他们打打杀杀活得就像是电影。

生活究竟不是电影,在加勒比海上杰克船长哪怕死一百次,编剧有能力让他再复活一百次,而索马里海盗,他们的生命只有一次,没了就没了。

在痛责他们破坏了世界规则的同时,是否可以也为他们在内心深处发出一声敬重的叹息?

忧伤索马里:男孩梦想当海盗,女孩长大想嫁海盗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评论这张
 
阅读(269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