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陈坤:什么样的江湖我都能胜任  

2011-12-31 01:28:43|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坤:什么样的江湖我都能胜任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其实我们静下来,真的要去面对我们自己真实人生的时候,世界上没有一个完美的高尚的没有虚荣心的人。明知道有虚荣心,你是享受虚荣心呢,还是别让它放大?这才是你的选择。但首先你要面对有虚荣心的事实,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一张一弛,黑白两角

为了一部生来就被赋予新武侠传奇使命的《龙门飞甲》,徐克导演游学3年,陈坤苦学8个月,然而片场第一场戏二人初见,徐老爷还是给了陈坤一个“下马威”,“由胡中玉假扮雨化田。”胡中玉和雨化田是陈坤在《龙门飞甲》里分饰的黑白二角。

“片场有点混乱了。还没有把我想演的基础的人物形象呈现在银幕上,我就要先演他去扮演另一个人,而那个人我也没演基础的人物。”抱怨“老爷真的特别折磨人”当然不管用,如果不想精神分裂且还想上戏,陈坤必须在第一时间找到一个突破口——他称之为“本我”,“在竖立两个人物基调的时候,我觉得我找了共鸣,找到了他们两个人物跟我的关系。”

也正是这一次所谓“大反派”雨化田和“小混混”胡中玉的扮演,帮助陈坤看见了那个隐藏更深的“本我”,“谁人不曾有恶?虚荣、野心、贪婪、清高……只是大多数人不愿意承认罢了。”一个人如若可以这般坦然面对自己的本能,倒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在戏里惨败的陈坤说起戏外的江湖,“如今,什么样的江湖我都可以胜任。”

 

分身乏术?“演员只是一个工具”

连陈坤都觉得徐克“疯了”,“怎么就敢用常演文艺小生的我演内心阴狠的大反派呢?况且大部分对手戏还要武功卓绝到打得过李连杰。对于我这种文弱小生来说,这简直就是挑战泰山之巅,真的很让人崩溃。”可是老爷说了,没问题。陈坤只能上。从2010年2月到10月,他练武术基本功蓄体能,就怕“露怯”,然而苦练8个月,再看1982年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还是自觉差距不小,“那个年头哪有特技?杰哥所有的姿势动作一看就是武术家的概念,我们不过是摆POSE。”

陈坤的方法是自我催眠,动作可以差点,气势决不能丢,甚至他不惜挑战自己恐高的心理极限,直到最后从30多米往下飞变成家常便饭。

心态可以训练不假,但心性并非锻炼可得。西厂首领雨化田的这个POSE还得摆得邪气十足,盖因雨化田集妖媚、邪恶、张狂、狠戾、狡黠、暴虐、贪婪诸恶于一身,非“妖孽”不可胜任,“那就变成一个妖孽。”陈坤:什么样的江湖我都能胜任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三款坐蟒朝服或月牙白或银蓝或宝石黑色,每次都能用掉半盒粉的妆容苍白如纸,粗黑的眼线斜向眉梢,主动贴指甲片、补眼线之余,他还是没忍住逼问老爷,“太监的身份到底真假?”不得答案。陈坤只得尽心揣度这个导演口中的不安全的后宫“视觉系”帅哥,为了用外眼角瞥人练习“眼神杀人”差点“把自己搞成散光”。

一旦开演,他已经“听不进导演在说什么”,更不说其他人建议处理成类似于林青霞的东方不败,因为“那个时候,我就是雨化田,雨化田根本就是我身体的某一面,或者是我们每个人个性中的那种狂放。” 按照陈坤的理解,雨化田不是大反派,也从来没有输过,当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来博弈的时候,已经无所谓输赢,不过是电影需要一个输赢的结局,“谁又知道他达到目的后不能重新转换成治国良才、利于天下的人?”

旁人皆道雨化田太恶,“谁人又不曾有恶?”有野心、狂劲、贪婪、清高的雨化田是陈坤眼里不过主流社会里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类人的一个形象。于陈坤而言,与其是扮演,莫若说是释放,“演得很亢奋,还有抑制不住的小得意”,“他忽男忽女,忽软忽硬,很淡定,也很暴虐很狰狞,就那样地真实地存在着。”

单单是滔天的恶,还不是全部,生活怎可以没有一点温暖卑微的冷笑话?雨化田的“TWINS版”出现了,胡中玉偷鸡摸狗耍耍嘴皮子也能让女人们趋之若鹜争风吃醋,这也让陈坤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胡中玉好动的习性、审美、小聪明,甚至对待情感和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我也很相似。”

当观众还在为陈坤这两个角色太过入戏而分裂时,他自己倒找到了平衡,“不自信的演员才会说,我只能这样那样,其实演员就是一个工具。这两个都是我。”

 

虚荣爆棚?“我当然也有野心”

此次《龙门飞甲》百余场的超重戏份,对立又出彩的黑白两角,盖过第一男主的风头,你以为“戏多到不好意思”的陈坤会怎么说?“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现在的陈坤还会虚荣爆棚吗?“不,不,有,当然有,只是多和少的区别。”数次影帝加冕的他对于这样的“撞大运”依旧有自己的小得意,“拍照、被关注都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世人皆惧“虚荣”二字,陈坤不怕。“其实我们静下来,真的要去面对我们自己真实人生的时候,世界上没有一个完美的高尚的没有虚荣心的人。明知道有虚荣心,你是享受虚荣心呢,还是别让它放大?这才是你的选择。但首先你要面对有虚荣心的事实,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混了10年了,我怎么可能没有虚荣心?每个人身上都有卑劣性,为什么我们愿意把善良的一面挖掘出来,而隐藏另一面呢?

陈坤:什么样的江湖我都能胜任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说起来,这不是陈坤第一次这么坦荡地解剖自己为角色“献身”。2006年,出演电影《门》里的蒋中天,陈坤曾亲见自己原始的欲望和恐惧,“一个正常人要变成非正常的人进入角色很困难,必须借助一些东西,这也是我第一次跟自己内心的阴暗面打交道。”

某次从上海回北京的航班上,陈坤叹及头等舱的宽敞舒适,俯瞰这座“保护着自己又调戏着自己的城市”,记起16年前自己从重庆考学到北京时,火车上嘈杂而拥挤的硬座车厢,回想“这些年自己的生活仿似暴发户般砰然绚烂”,他自问,“到底绚烂的是我的虚荣还是考验了我的轻佻?”并颇有趣味地调侃自己的未来,“到底会充满着什么样令人讽刺的骄傲?”

“现在已经过了需要拍戏来赚钱的阶段”,自知处于人生最好时期的他不排斥名利,但也不再追名逐利,“着急是现代人的常态,大家都很着急,也许可以安静一下看看,练习安静的状态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更难得。”于是,2008年《画皮》之后,他奢侈地休息了8个月,拍出了《建国大业》里人人叫好的蒋经国一角,这让他受益匪浅,“一直拍就会用光存货,必须给自己的身心一个弹性空间,憋足了太想演戏的那个劲儿。”2010年,他又借为《龙门飞甲》养精蓄锐了8个月,随即开始爆发:拍完龙门拍《钱学森》,再投资并出演《幸福额度》,参演《画皮2》,然后直接从片场去了西藏行走。

说起自己“行走的力量”项目,他坦言,虽然自己每年都会捐钱,但是能帮助的只是“冰山一角”,“做这个项目就是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最强大莫过于内心强大,无论通过行走,或者禅定还是其他积累,找到强心剂就好。如果通过简单的行走可以平衡贪嗔痴,岂不更好?”

从不讳言自己通过演员这个工具赚到钱的陈坤,更希望“每个演员都把自己做成一个品牌,能为这个品牌加分的事情就可以去做,减分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他做公益,为Agnès b. 做设计,但“演员的品牌不仅仅是商业的一个概念,还有诚信的影响力等”。在这个演艺圈成名整整10年,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一个人说陈坤撒了谎,另外一个人说,他绝不会,那这就是我的品牌。”

如此他再无惧那些曾羁绊自己的细枝末节,“过去可能是自卑或者审时度势,但现在倒越简单。我做我该做、喜欢做的事情,说一句脏话又怎么样?表现出不喜欢的样子又怎么样?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在他的江湖里,他早已蹉跎中练得一身生存技能,“我的生存能力比较强,什么样的江湖我都可以胜任。我更有野心让儿子觉得,老爸还是挺牛的。”

 

  评论这张
 
阅读(763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