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天使的名字叫卡卡  

2011-06-23 12:23:19|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使的名字叫卡卡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我闭上眼睛,享受这个七岁的孤儿带给我的温暖。不知不觉睡着了。

天使的名字叫卡卡

文∕慕容莲生

 

那一年,我在一家孤儿院工作。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厮混时光,因为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份工作。高中毕业时成绩不好连最次的大学都没能考上,家境又不是富裕的,学业只得中断。父亲见我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在镇上像个影子一样四处游荡,他很是气恼,我倒不放在心上。后来,父亲不知求了谁的情,要我去镇上孤儿院上班,我没能拗过他,只得去了。对工作我不仅仅是心不在焉,更多的是鄙夷。每天犹如得过且过的撞钟和尚。

孤儿院的那些孩子,有的是父母去世后寄居在亲戚家,而亲戚终于不愿意承受这累赘便把孩子送到孤儿院;有的是流浪儿,由警察送了过来……不论来自哪里,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孤独、自卑以及与年龄毫不相符的哀伤眼神,连笑起来都让人感到莫名的心酸。我也就更不喜欢这工作了,以为整天对着那些可怜的孩子,只会使我更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我吊儿郎当的工作,盼望院长会因看不过去而把我辞退,然而竟迟迟没能遂愿。

 

有一天,院里接收了一个发着高烧的小女孩,是一个路人送来的,说是在街角的垃圾堆旁发现的。院长急忙请了医生来诊治,并指派我照管小女孩。我怏怏地答应了。

小女孩叫卡卡。

卡卡从送来的那天起,接连数日都高烧不退,医生嘱咐我要不时地测量她的体温,并要频繁地用湿毛巾敷她的小脑袋。我得承认,照顾卡卡,最初我是很感到不耐烦的,然而,在为她敷湿毛巾时,发现她的眉目竟很像我妹妹,又是同样的瘦弱,这使我情不自禁地对她改变了态度。

面对我的细心照料,卡卡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似乎是感激,又仿佛很警惕,问她话她也不答。我倒也不介意,院里的其他孤儿大多也是这样的,即使很亲切地待他们,换来的却是怀疑的眼神,他们畏畏缩缩,有着让人心生酸楚的怯懦。

卡卡的病到底好了,院长问她从哪里来,家中可有父母?她不回答,只是低着头嘤嘤地哭。院长便不再问,决定把她留在院里。

卡卡不和别的孩子玩耍,很少说话。院里的其他工作人员找她谈天,她要么用怯怯的眼神盯着他们看,要么转身跑开。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卡卡是亲近我的,尽管她也从来不和我说话。

在我忙碌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转过头却看见卡卡若无其事地望向别的地方,或者摆弄手里的玩具。她也常常跟着我走,隔了一段长长的距离,当我回头她便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这使我感到好笑,多么敏感的小女孩啊,渴望爱,似乎又很怀疑并潜意识地逃避爱。真教人无法不爱怜。

 

那一次,因天气的陡然转变,我病了。发烧,四肢无力,吃药也不见好转,终日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病后的第二个下午,半睡半醒中我感到有人轻轻抚摩我的额头,微微睁开眼,是卡卡。我猜不出她要做什么,就装着沉睡的样子偷偷观察。

天使的名字叫卡卡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卡卡用柔软的小手在我额上摸了一会儿,轻轻开门,走出去。不大一阵儿,卡卡又进来了。她端着一个看上去很沉的洗脸盆摇摇晃晃地来到我床前,蹲下身去,从盆里捞起一条湿淋淋的毛巾拧了拧,小心翼翼地搭在我的额头,又轻轻地按了按。她柔软的小手顺势滑了下来,慢慢梳理着我的鬓发。由于相距很近,她的鼻息暖融融地扑在我的面颊上。

我的心蓦地一阵酸楚,眼睛渐渐潮湿,有泪水缓缓溢出眼角。我伸手握住卡卡的小手,她显然被吓了一跳,“啊”的叫了起来。我揽过她的小脑袋拥在怀里,说:“卡卡真乖,卡卡长大了!”卡卡红着脸不说话,她挣脱我的拥抱,很害羞地从我额头取下毛巾,在盆里浸浸,拧了拧又敷在我的额上。我闭上眼睛,享受这个七岁的孤儿带给我的温暖。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病好之后,我很认真地向卡卡致谢,小女孩站在我的面前不停地搓着衣角。自此,她开始让我牵她的手,安静地蹲在我的膝前,我为她梳头,扎小辫子。

因为卡卡,我对孤儿院的工作不再那么懈怠,对孩子们也更加亲热了,给他们讲故事,教他们背唐诗,写字等。孩子们也都很喜欢和我在一起。

 

一天午后,我在午睡,突然被窗外闹哄哄的声音惊醒。推开窗,看见有两个工作人员正斥责卡卡。我急忙跑出去,一问,原来是“小野人”趁大家都在午休又进院摸入厨房偷东西吃,而卡卡看见了却没有拦阻。

“小野人”是那个蓬头垢面的小男孩,他总是悄悄地溜进来偷东西,说也奇怪,他总能一次一次逃脱。大家猜测“小野人”应该也是孤儿,同情是必然的,但都很生气他不该偷东西。

卡卡低着头不说话,即使我问她也不吱声。那两个工作人员气呼呼地说:“没见过这样的孩子,自来到这里没见她和谁说过话,有小偷也不管,真是不中一点用!白养了她!”见此情景,我在心底暗暗的叹气。

又过不久,也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刘翠莲(孤儿院的一个工作人员)把我从沉睡中推醒,说是“小野人”又溜进来了,让我帮她去捉住“小野人”。我们先是去厨房,不见人影,又转了几个地方,终于在后院发现了“小野人”。奇怪的是,卡卡和他在一起。后院晾晒了一些洗净的被单,我和刘翠莲就缩在被单后,偷偷地看他们要做什么。

只听见“小野人”说:“我这次不是来偷东西!”

“那你想干什么?”卡卡问。

“上次,看见我偷馒头你为什么不抓我?”

“你拿馒头,一定是饿坏了,”卡卡说,“我知道饿肚子不好受。”

“你真好!”“小野人”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苹果,递给卡卡,说:“给你!”

卡卡不接:“这一定又是偷来的,我不要!我讨厌小偷,也不要偷来的东西!”

“这不是我偷的!”“小野人”急了,他大声说,“是街上一个卖苹果的阿姨给的,我舍不得吃就拿来给你了!”

卡卡这才微笑着接过来,“小野人”也开心地笑了。

“你可以去向别人讨要,但是得答应我以后不再做小偷!”卡卡说。

“我才不去做乞丐呢!和我一起的有个小哥哥说,男子汉要靠自己的能力吃饭!反正就是不能要饭!”

“但你偷东西被人逮住会挨打的!你不如和我一起留在这里,”卡卡说,“院里的叔叔阿姨都是好人!”

“我不喜欢这里!”“小野人”话一出口,见卡卡不高兴了,他慌忙说,“好吧,你在这里我也来吧,但我经常偷这儿的东西,他们应该不留我的!”

天使的名字叫卡卡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卡卡拉起“小野人”的手,说:“我和你一块儿去说,有个哥哥待我很好,向他求情一定能成!”

刘翠莲早已为这两个懂事的孩子红了眼圈,她扯扯我的衣服,我们一起从被单后走了出去。卡卡和“小野人”大吃一惊,“小野人”红着脸闪躲到卡卡身后。刘翠莲走上前牵住他的手,又拉过卡卡,把他们紧紧地拥在怀里。

 

自“小野人”来后,卡卡渐渐变得爱说话了,和别的孩子一起做游戏,脸上的笑容也多起来。

孤儿院里的老鼠出奇地多,为此院里想了很多灭鼠办法,但收效并不太大,无奈之下只得在老鼠经常出没的角落里放了一些老鼠药,并再三叮咛孩子们不可去碰。孩子们对老鼠也是深恶痛绝,知道那些药能灭掉老鼠,就很听话地不去触碰。

然而,还是出事了。

“小野人”是个很调皮的孩子,他一定是拿老鼠药玩后不洗手就吃了东西,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们急忙把“小野人”送往镇医院,经过及时抢救,医生说脱离了危险。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准备休息,突然想起该回孤儿院,把好消息告诉大家。

乍一进孤儿院,就听见后院传来一声声深长的呼唤:“宝生,回来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跑进后院,看见刘翠莲、卡卡她们正围着那口深井,俯身冲着井口高声呼喊“小野人”的名字。

我拉过嗓子已经嘶哑的卡卡,问她怎么回事。卡卡扑在我怀里哭着说:“阿姨说,井是和阴间连通的,宝生听见我们叫他,他一定舍不得离开我们,会回来的!”

卡卡哭着转身,又趴在井沿上大声呼唤。

我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轻轻地拉起她们,我说:“宝生活过来了。”

她们一下子就把我围在中间,又是笑又是哭。卡卡哭得最痛快,笑得也最开心。

望着这些善良的人们,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我离开孤儿院,独自一人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从事了别的工作。而今,已阔别故乡多年。忘记了一些人,以及很多事。只是,我一直清晰记得我的孤儿院岁月,想念院里那些善良的人们。尤其不能忘却,一个叫卡卡的孤儿,天使一样的小女孩。

天使的名字叫卡卡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