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八月照相馆  

2011-07-29 01:02:15|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月照相馆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有一年的桂树下,一个男子吻了一个女子。桂花在枝头开得欢喜。

八月照相馆

文∕慕容莲生

 

 那天京秋用去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翻遍房间所有角落,寻找相册。

京秋散步小镇街头,路过一家照相馆,橱窗里挂了许多照片,有慈眉善目的老人,有眼神清澈的孩子,面容平静的妇人,还有姑娘在春日阳光里的明媚笑脸。京秋一张张细细地看,老人的皱纹里藏着故事,孩子是欢喜的,妇人眼角眉梢尽是烟火岁月知足的幸福。京秋看那些姑娘,笑容羞涩,清碧如莲,莲叶何田田。橱窗玻璃映出京秋的影,京秋怔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归家。她用去一整个的下午的时间,翻遍房间所有角落,寻找相册。

没能找到。甚至一张照片都没有。京秋缓缓地蹲下身,坐在地板上,发呆。这是深秋,南方的秋天比不得北方,江河水缓,万木萧萧落叶下,但究竟也是凉的了。地板尤其冰凉,京秋坐在那里,心也渐渐生出凉意。

母亲从外面回来,望见抱膝而坐的京秋,神色很是慌张了,母亲问,京秋,哪里不舒服吗?

怎么一张照片都没有呢?京秋问,我们不曾照过相么?

母亲明白了,悬起的心终于放下,她笑了,有的,我们有很多相片呢,只是搬家匆忙,都忘记带来。

京秋望着母亲,想说什么,却又默声不语了,她从地板上站起来,去阳台。朝西的阳台,风从海上拂来,窗帘摇曳,夕阳余晖洒了一地。

明天我们去照相馆照几张吧?母亲在背后问,或者,去海边,我给你拍摄。

不用了,京秋想了想说,我只是想看看以前的照片。

 

来这南方小镇有多少时日了,京秋记得不甚清楚。或许三个月,或许半年了。她没有刻意去计算。医生嘱咐说,不要想太多事情。京秋听医生的,什么都不想。一想,会觉得头痛。索性就一日一日,看太阳从海上升起,又落进海里,片片白帆遥远地来了又远远地消逝,海鸥飞过,波平浪静。

京秋爱这小镇,喜欢这所海边的院落,一推开门就能望见海,夜晚枕着涛声睡去,一宿无梦,日出而起。

小镇不大,从东行到西不过半个小时,长长的青石板路,孩子们嬉闹着奔跑,京秋望见他们就由不住心生欢喜。她喜欢孩子,和他们玩,跳房子,踢毽子,老鹰捉小鸡,能记得起来的儿时游戏她都带他们玩。孩子们也教她做一些她不曾听说的游戏,不亦乐乎。

八月照相馆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那是立冬后的第三天吧,京秋看阳光不错,就把被褥抱出来晒,一番忙碌后,搬了椅子坐在墙角晒太阳。有个孩子来敲门,这小男孩是京秋最疼爱的,他皮肤黝黑,瘦弱,但聪明懂事,还好学,京秋常常教他背诵诗词。孩子进门,在京秋脚边蹲下,问,姐姐,你会吹口琴吗?

口琴?京秋略略一愣。姐姐不会吹,京秋说,但听别人吹过的。

海边有个哥哥,吹得好听,我刚从那里来,孩子说,听他吹了好久呢。

哪个哥哥?

我不认识,孩子说,应该是来这里旅游的客人吧,他住在镇上的旅馆呢,前天黄昏我见他从汽车上下来,就住在我家隔壁的旅馆。

这个小镇,并非旅游胜地,但因毗邻大海,民风淳朴,安静,也是常有一些游人来的。尤其夏天,会有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女支了画架在沙滩上写生,他们来自外地,在小镇旅馆居住,十天或者半月。秋天过完的时候,这里游人就少了,来来往往的多是镇上居民。

吹口琴的男子,他在立冬之后来小镇。孩子提起他的时候,京秋并没有出去看。她莫名地心生烦躁,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口琴。孩子说,我要回家请爸爸为我买一只口琴,可是谁教我吹呢?京秋竟就有些不耐烦了:让你爸爸教吧,男人应该都会的。打发走孩子,京秋靠在墙上,闭目晒太阳,头脑里有些乱,隐隐地痛。或许是困了,她想。后来慢慢地睡着了,在阳光里。

见到吹口琴的男子,是在数日后的黄昏。京秋沿海岸散步,蓦然听见悠扬的口琴声,循声望去,一个男子临海吹琴。京秋不自觉地慢慢走近。

或许是听到脚步声,男子回转身来,他看见京秋,慌忙迎上来,又缓缓地退后了两步。他眼神里有惊有喜,又有悲伤,有无奈。那双眼睛,京秋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京秋。男子犹疑着,轻轻唤京秋的名字。

京秋不认识他。

你知道我的名字?京秋很诧异。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男子很是无措,他摆弄着手中的口琴,说,这是你送给我的,我又找到了,你看,这上面还有你刻的字:相濡以沫。

京秋接过口琴看那四字,字迹的确是自己的,但是,她真的不记得眼前这个男子。想了想,还是记不起这和自己到底有怎样的关系,头脑却隐隐地疼痛了。

 

你带她去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吧,静心疗养,慢慢地会好起来的。医生和京秋的母亲说。

八月照相馆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京秋那时就坐在神经科门前走廊的长椅上,医生的话她听得清楚。医生说她要静养,慢慢地或许一切都会记起来,只是暂时性失忆。关于过去,京秋真的全然忘却了。能想得起来的,是午后的马路,转角处突然闯出一辆轿车,京秋蝴蝶一样飞了起来,一直飞,从来未有过的轻盈,再醒来时已是卧在医院床上,红肿了双眼的母亲见她睁开眼睛,强颜作笑。

后来,母亲带她来这南方小镇,面朝大海。京秋爱这小镇,黄昏时的广场,鸽子飞翔,孩子们喊着叫着从南跑到北又从东到西,笑声隐没的地方是大海无边无际,海鸥掠过长空,轻舟一叶叶。

关于过去,京秋记不起来;而未来,也看不清楚。一想头就痛,京秋索性装着糊涂,什么都不想。每当散步路过小镇那家照相馆,京秋总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看橱窗里一张张笑脸,青春明媚的或者年迈慈祥的。京秋想,自己也该有许多照片的吧。只是,母亲说那些都留在了故乡。母亲还说,京秋,你看这小镇多好,干脆就在这里一直生活吧,妈妈陪着你。京秋淡淡地笑,默然不语。

这小镇实在可爱,小镇的照相馆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八月。

 

吹口琴的男子每天都在海边,京秋隐约地觉得,她不喜欢看见他。男子口琴吹得好,但京秋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说不出理由。

京秋,一切是我不好,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男子讷讷地说。

你从哪里来呢?我不认识你,京秋说,我能记得的人已经很少了。

一个人的心只有一拳大小,能承载多少记忆?如果是快乐的,不能记起,是遗憾;如果是不快乐的,不能记起,不足为惜。

京秋夜里睡不安稳,做梦,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她在奔跑,赤着脚,路那么长,有时坎坷,布满荆棘,她的双脚尽是血痕。醒来,窗外漆黑一片,潮声远远地传来,落在枕上,京秋蓦地就潸然泪下了。

蹑手蹑脚起床,京秋找水喝。暖水瓶已不保温了,水是凉的,饮下去,浑身凉透。后半夜,京秋常常睁着眼看窗子由黑慢慢变白,心却一点一点沉下去,渐渐没有知觉,昏然睡去,天刚刚破晓。

你不舒服吗,京秋,脸色这么差?母亲轻声问。

京秋愣在卧室门口,半晌,去客厅沙发坐下。

或许,你可以对我说说,我过去的事。京秋说。

什么?母亲很是吃惊了:京秋,你怎么了?

那个吹口琴的男子,他是谁?京秋站起身,缓缓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她指着朝阳下的海边吹口琴的男子,问母亲。

顺着京秋手指的方向,母亲看见了那男子。啊!母亲失声大叫,放下手中的水壶,风一样冲向门外。

那个冬日的清晨,海岸边,一个年迈的妇人叫喊着追赶一个吹口琴的男子,一前一后。终于他们不再追跑,对面站立,妇人撕扯那个男子,男子垂着头,一动不动。晨练的人们围了上去,他们好奇的背影遮住了京秋的视线。

 

有些人和事铭刻在灵魂里了,或许暂时性失忆,却也譬如小动物冬眠,春日春风一来,倏然醒转。

在南方的冬夜,潮声阵阵地浮上枕畔,海在月光下跳舞。恍若一梦,京秋记起来自某人掌心的温度,还有那湿热的唇,含了青草的气息,一记记印上来。

八月照相馆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他有一个锋利的名字,叫余小刀。青春嘉年华,京秋遇见余小刀,爱上了他,那么彻底。那时年月,他亦爱她,许了许多美好盟誓。她觉得幸福,牵着他的手,以为就是一生了。

一切的不幸都是从那张照片开始的。人人都有许多照片,每张照片都记着一个故事。有些照片夹在相册里,有些被藏起,唯恐人知。京秋是在余小刀的QQ空间里看见那些照片的。

空间里隐藏许多照片,许多故事,京秋越看越惊,越读越悲。原来,许久以来,他是她唯一的男人,她却只是他许多女人之一。

争吵在所难免。一个骤雨初歇的午后,她摔门而去,街道转角处却被疾驶而来的轿车掀翻。醒来是在医院的床上,只是失去了记忆。

 

我最爱的其实是你,余小刀说,就像这只口琴,你送给我,我曾经弄丢了,但又终于找到,自此用心珍惜,京秋,我爱你。

京秋笑了,笑着笑着泪水流了一脸。她想了想,坚定地摇头:我们再也不能重新开始了。

我们都回不去了。一粒沙,随潮入了海,哪怕再随潮回岸,不是原来的那粒了。

京秋没有送余小刀离开。她只是望着他的背影,在暮色四起的海边,缓缓伸出双手,比划出一个相框,咔嚓一声,他们的爱情只落得一帧悲凉在心的照片。

有一年的桂树下,一个男子吻了一个女子。桂花在枝头开得欢喜。京秋清楚记得,他用一个锋利的名字赐了她一些锋利的记忆。

已刊载:《都市丽人》

八月照相馆 - 慕容莲生 - 慕容莲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