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袁弘:我想演接地气的作品  

2012-02-20 10:30:41|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弘:我想演接地气的作品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前面的话:

第一次注意他,他是《步步惊心》中那个爱喝酒很仗义的豪放不羁十三爷。

这两天,因为他,我翻出2008版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看他的“杨康”。我认为不错,袁弘的杨康不错,胡歌的郭靖不错,林依晨的黄蓉不错,刘诗诗的穆念慈也不错。尚未看完,继续看。

小时候,躲在被窝里,或其他大人不易发现的角落,偷偷看《射雕英雄传》一书。只可惜书有残缺,丢失不少的一部分。这次看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算是重温也算是补偿吧。

 

大多数稍有姿色的明星都喜欢强调,“我不是偶像派,我是实力派。”

袁弘却会眼睛一睁、嘴角一抿,“给我下定义,用帅哥比演员更好。毕竟大家对帅哥认知太少了,也太狭隘了。”

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自认长得不赖。他起初挺在意自己的形象,看其他明星都随身带着镜子,他也让助理准备了一块,结果发现从来没用过。

在微博上,他感叹某杂志采访郭美美的报道不当,对“7-23”动车事故义愤填膺,直言“是不是能先把别让一个人随便就消失这点小事解决了?”;他看王小波、略萨和奥威尔,偶尔还自己写点诗;兴致来了,就找几个朋友开车去海边,兜里只揣200块钱,或者去工体边上蹲等Bob Dylan演唱会的黄牛票。

老东家唐人电影的宣传文凤提起他,说,“袁弘,就是个愤青。”

这得益于清醒的自我认识和天生对虚伪的敏感,“愤青”袁弘,愤怒的多半是自我粉饰和洗脑政策。“娱乐圈就是个秀场,要秀给别人看,有些话就是为了让大家面子上好看点,就好像过年时你明知道这个人明年发不了财,也得说恭喜发财。你可以装,也可以有人喜欢你装,但没必要身边人都还替你嚷嚷着‘他一点不装,他特别纯天然,他就是这么好’,这就过了”。

袁弘感叹,小时候妈妈订的杂志——《巨人》、《少年文艺》、《童话大王》影响了他的价值观,那是80年代优秀少年读物。他始终有一颗赤诚的文艺男青年的心。袁妈则是在自己儿子考上上戏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高中时儿子买的那些听都没听过的外国电影,是为了做演员储备的。

考上上戏是个意外。最初只是被同学拉去陪练,朗诵环节他用带有浓重武汉口音的方言背诵屈原的《涉江》;唱歌环节,一曲跑调的《忘情水》让老师直皱眉;到了形体展示,从没准备过的袁弘练了套散打,老师说,“你还是做套广播体操吧。”

就这样还被选中了。起初他挺自卑,大多数同学都有过表演经验,或是从小接受训练,极少有人像他一样,纯粹是来“打酱油”的。“那会儿专业课我真是什么都不行,同学都拿我寻开心。”武汉人口音重,平翘舌不分,前后鼻音不分,袁弘嘴皮子不利索,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取笑,同学封他“台词王子”。后来,他每天一大早就爬起来练,练形体、压腿、台词。一直到大二,老师才敢告诉他,“我们招的时候就是觉得你形象还行,其他毫无可取之处,想赌一下才招你进来的。”他挺得意,时时得瑟一下,“这说明他们赌对了。”

在那些不曾嘲笑他的同学里,有跟他一间宿舍的,叫胡歌,他们成了挚友。后来,他们又进了同一家公司--唐人电影。

和袁弘不同,胡歌几乎一出道就风华正茂。他第一次演男一号,是《仙剑奇侠传》的李逍遥,以知名游戏为基础,瞬间红遍大江南北。同一时间,袁弘还只能演杨家将中的耶律斜,“我和老胡站在那儿,你不觉得他就是像李逍遥吗?我一点都不像。这样的角色不适合我。22、23岁的时候就不适合我,现在更不适合。”

袁弘:我想演接地气的作品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公司擅拍古装偶像剧集,在唐人的7年,袁弘演得最多的角色,是公子哥儿。2007年,唐人拍摄《射雕英雄传》,胡歌演郭靖,他演杨康,这是个吃重的角儿。没想到,胡歌出了车祸,停拍整整一年。而袁弘的黄金25岁,也整整休息了一年。

说不着急不介意,都是假的。他想接别的戏,但胡歌的伤势反反复复,时间档期怎么也配合不上。“我们像家一样,我没钱了可以问公司要,打多少钱到我账上,回头从片酬里扣掉就行了,也没利息。”放弃杨康这个角色,他不舍得,也不能抛下患难与共的公司。“说难听点,用利益和价值去衡量,我接了别的戏,出来后会有杨康的效果吗?”这一年,他只能打篮球消遣,生活过得非常闲散。

一年后,射雕复拍,上映。袁弘也开始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

那年最大的收获是,他终于开始思考自己的定位。网上有人评价他,“快三十了还在偶像剧里演各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角色”。他自己没有意识到吗?“开始我会回避,身边朋友和我聊这些,我会说,不要聊这个。那年我想了整整一年,我希望有所改变。”

“我想演接地气的作品,真实的,能立得住的。我有这种自信,国内我这个年纪的演员我都见过,他们能做到什么、我能做到什么都是清楚的。”

2010年初,唐人开始筹备《步步惊心》,指明让袁弘演戏中的四阿哥,一个注定会红的角色。他却选择在此时离开唐人,放弃主角,甘做配角十三阿哥。问及原因,他笑笑,“这样反而自由。”他也决定离开呆了10年的上海,北上京城,“我想演的那些角色、那些好本子,都在北京,而且北京妖魔鬼怪多啊,这才有意思。”

他想演好作品,却不看电视剧。“我家的电视机被我用来当显示屏打游戏,有线电视费好久没交了。国内收视群体的审美挺诡异,有时候你觉得挺恶心的东西,收视很好;你真心喜欢的,反响倒不佳。这和我们这个宣传教育体系一致,之前几十年的文化宣传都定型了。”

以前刚出社会时他老觉得个体之间的差异太大,现在想通了。“最开始总不理解,怎么会有人干这种事?甚至觉得人和人之间是两个物种。”他接受了这种不同,就像没几个明星会在微博上评点政治,但他会。他和一帮认同他价值观的人在一起嬉闹,能不能大红,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这种不迎合、不讨好让更多人喜欢上了他。微博上,关注他的人许多是知名作家、公共知识分子,多半除了他之外,甚少关注其他明星。《步步惊心》热播后,他的微博粉丝几乎以每周10万的速度暴涨,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敢说敢写、幽默十足。

“你能保证自己不触碰到敏感点吗?”

“其实不能,因为我不知道点在哪儿。”袁弘一愣,随即来了句典型的袁氏调侃。

 

袁弘:我想演接地气的作品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评论这张
 
阅读(294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