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沙入敦煌月如水  

2012-06-12 17:29:39|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入敦煌月如水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我常常想起从前,睡在夏天田野,繁星密布,朗月高照,风吹瓜田,我能清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平和,愉悦。后来,不知从哪一天起,难得看见月亮,更不要说星星了。其实我知道,月亮和星星一直都在天上,只是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忙什么,一直顾不得抬头望。或许,月亮和星星在天上,但天的下方又有一层厚厚的东西,遮住了我的眼睛。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我想我一直都没弄明白那是什么。

沙入敦煌月如水

慕容莲生

 

天色已近黄昏,车轮碾过铁轨,哐当,哐当。离开兰州很远了,再往前走,是天祝,武威……窗外戈壁沙滩一望无际。我要去敦煌。

漫漫黄沙,落日浑圆,有人牵着骆驼朝太阳落下的方向行走,驼蹄扬起沙粒,驼铃悠扬。慢慢的,慢慢的,日光消尽,一轮弯月缓缓升起,大漠沙如雪。行客去了哪儿?葡萄美酒斟满夜光杯,举杯畅饮,停杯欢笑。帐篷外,风吹沙如云。

这是我心中的敦煌。

想去敦煌由来已久。终于成行,心底满满的却尽是惆怅。我觉得我似一只飞鸟,天长日久困于笼中,及至有时机去笼外,翅膀竟忘了怎样快然扇动。躺在卧铺车厢中层铺位上,想睡觉,想一觉醒来愁情烦事遗忘一干二净。睡不着。

车厢里无人说话。走廊的椅子上,几个中年男人落寞地坐着抽烟。

火车在武威靠站,车窗外人来人往。昏黄灯下,一个中年妇人守着推车叫卖饮料和食物。她会在这儿兜售一夜吗?她应守在这儿有许多日夜了。有天老去,回首过往,或许她会发现,一生有大半光阴都兜售给了这车站。可有凄凉铺满心头?如站在黑夜茫茫戈壁,四顾,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没留下,戈壁上大风呜咽着来来回回。

睡在我对面铺位的猫姑娘,隔着过道我们聊天,有一搭没一搭。

去抽烟吧?猫姑娘问我。

不错的提议。

我们来到火车吸烟处。风透过车门缝隙灌进来,空气清新,略凉。

从旅行我们谈到爱情,关于已然死去的爱情,她说她的,我说我的。忽然,素来爽快坚强的猫姑娘,哭了。其实不值得诧异,那曾深深撼动内心的爱,那曾以为怎么爱都不够的旧时情人,不忍说出口却如山岳般结实耸立的再见,若再想起,该用怎样的法子才可不潸然泪下?或许是有法子的,只没能找到。

关于旧爱,我亦有无限感伤,不过我不落泪。所有旧时光,所有来过又离开的人,皆是成长的礼物,教会后来的日子如何爱。一向年光有限身,惜取眼前人。

猫姑娘问我,有没有一些时候,觉得撑不下去了?

我笑。怎会没有呢?一人只得一颗心,心只有那么大,怎藏得下恁多人事?不如忘却所有的坏,记得种种好。

话儿说得轻巧,倘要做到,天知道要费多少工夫。满腹道理不过是安慰他人的良药,自己去咽,颇难消化。

车过酒泉,我们决定睡觉。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去吧。旅行的意义,无非是脚下的路。

天色微亮,我醒了。看看时间,将到瓜州。对面下铺的女子,已收拾好行装,等待下车。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趁瓜洲古渡,东来潮水,便高卧孤帆去。卧听江声如雨。渐消磨,满怀愁绪。”

沙入敦煌月如水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许是古人诗词太美,瓜州在我心底有种别样情怀。譬如空山新雨之后皓月初升,朦朦胧胧一江水,月浮水,渔火点点,远处钟声骤起,一舟一人卧,酒入肠,相思满怀欲语还休。

隔窗遥望瓜州,但见万里戈壁中苍茫树色浮,未熄的灯火一盏盏若似晨星。

多想下车去瓜州。多想有人为我写诗:君从万里使,闻已到瓜州。

不曾下车,车又前行,瓜州渐远。

离敦煌尚有一些路程。天色大亮。我从背包里取出《论语》,随手翻开,一字一句读。

七点四十六分,敦煌,我来了。

 

和猫姑娘商议,先去行前预订好的月泉山庄客栈,还是另做打算?

从敦煌火车站去莫高窟有车直达,不如先去那儿。

有个妇人过来问,去不去莫高窟?

当然去!

问了价钱,一人五元。倒也不贵,坐上吧。

等了好久,人已满座,司机并不着急走,售票的妇人围着车前前后后跑来跑去还要再拉行客。车上乘客纷纷抗议。妇人满脸不悦,司机不情不愿地驱车前行。

兜兜转转,我们忽然发现,车并非开往莫高窟,而是去往敦煌市内。问那妇人这是为何,她瞥了我们一眼,并不答话。多叫人生气。却也无奈。

其实这种事儿已历经不少。曾在许多城市的火车站,一出出站口便会涌来一群热情的男女,殷勤探问去不去某地,若是说去,他们抢下行客的背包背在自己身上,如旧时下人伺候主子,一路小跑引客人到自家车上。上了车,买了票,好啦,乘客真的是客了,且是不受主人待见的客人,想甩你几斤冷脸就甩你几斤。

车停在敦煌市内某街道,妇人吆喝所有乘客下车。

我们怎么办?

妇人不理睬,径自和停靠在路旁的另一辆小巴司机操着方言交谈,然后挥手要我们上车。且不管她,载我们去莫高窟就好。

又一番等待,又是半天兜转,终于抵达莫高窟。

下车,带着墨镜的司机问我们索要车资每人十元。天!这算什么呢?先前已和那妇人谈妥价钱并付清,谁管!我们毫不理会转身离去。

墨镜男欲要追讨,又迟疑地停下脚。

猫姑娘去售票窗口买票,我在莫高窟景区入口处看守行李。

墨镜男到底追了来,许是欺我一人,他语气强硬问我索讨车资。我不善言辞,但我明白什么是我应坚持的。自是不会给他。

正僵持不下,猫姑娘回来了。她是性情刚烈又口舌伶俐的姑娘,拉开老江湖的架势和墨镜男理论。可叹这墨镜男地头蛇实在难压,猫姑娘怒极,拨打114查询公交投诉电话。这招颇管用,墨镜男顿时气焰大减,摘了墨镜,笑逐颜开说是误会,不给不要便罢,莫动气。他殷勤指点我们,莫高窟景区哪些地方应多做停留,还说中午日光炎炎记得戴上遮阳帽。

沙入敦煌月如水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如看一场戏,我哭笑不得。

一百多年前,王道士贪图钱银莫高窟遭遇浩劫;一百多年后,也是在这荒漠中,墨镜男费尽心机欲将占得他不应得的钱银,坏掉我们瞻仰莫高窟的好心情。

猫姑娘说,看,这就是生活,你和善,人欺你和善。须得据理力争面目狰狞,甚或以牙还牙。任你生来再性情温顺,活着活着,你就成了刺猬。

好吧,让我们做刺猬,不扎人,但也不使人来欺。

只是,这多叫人难过,我多想和每一个人相逢的人欢喜相对,笑着擦肩,笑着错身而过。

在莫高窟,一窟又一窟,我所遇见的佛,尊尊慈眉善目,笑意盈盈。

见了佛,我心柔软喜悦,如莲开水上。

莲生水中,沙漠少水,但这沙漠有莫高窟,石窟中有佛,佛在,莲花开。莫不是说,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

想想先前所经种种人事,恍若一梦。今朝恰似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昔日寒山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我想好了,无论生活赐我什么,我都笑着迎接。做向日葵,朝着太阳生长。保持天真,保持向上,微笑,并且保持微笑。

 

离开莫高窟,我和猫姑娘重回敦煌市。投宿月泉山庄客栈。

月泉山庄,我揣测,此名得于这客栈毗邻鸣沙山,鸣沙山里有月牙泉。

一个叫石头的男子接待我们。他引我们去客房,树林间一所金黄小木屋。

卸下行囊,洗去风尘。天黑了。

我们往敦煌夜市。

人群熙来攘往,食客觥筹交错,好不热闹。一家家摊档,个个挂了醒目招牌大字书写“老字号”。在客人最多的一家店,觅了座位坐下,要了知名的敦煌酿皮,要了烤肉串,要啤酒。店堂伙计捧来两个瓷碗,是为酒具。

大块肉,大碗酒,我爱这弥漫江湖豪气的氛围。想自己是那行侠仗义的荒漠刀客,月亮升起,温一壶月光下酒,酒到酣处,荣辱皆无,高歌起舞,就唱那“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或唱“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我嗓喉未开,邻桌来了一对穿藏袍的姐妹花,一个拉藏族六弦琴,一个朱唇轻启歌声悠扬。邻桌的几个男子拊掌大声叫好,周围食客亦跟着纷纷鼓掌。

若非贪着逛“星光夜市”,我真想坐下不走,酒饭喂得胃口饱足,再使双耳听歌听个饱足。

“星光夜市”是一条几百米长的小街,卖夜光杯的,卖胡杨木梳的,各种敦煌手工艺品,各种干果、中药材……我买了三个绒布骆驼,又在一家木雕小摊停下,一个美丽女子正低头雕刻一椭圆木块,刻刀游动,大漠落日商旅驼队跃然木上。我啧啧赞叹。取钱,买。无法牵头真骆驼归家,就让这木雕大漠驼影和我相伴。

从街这头到那头,行了足有一个时辰。看不够,样样觉得新奇,样样欢喜。可是,总不能见着欢喜的就尽入囊中吧?总得学会取舍,掌控欲望,若不,欲望即生痛苦。

回客栈,石头未睡。我和猫姑娘亦无睡意。请石头取来啤酒,三人落座庭院饮酒谈天。院墙之外,鸣沙山睡了,月牙泉也睡了。天边弯月如钩。

石头说再过两个月他就离开月泉山庄离开敦煌,去大理。原来他非敦煌人,他是远游客,行到敦煌,盘缠不足,几番辗转来这月泉山庄做工,攒够行资重新上路。多年来,就这样有时旅行有时做工,四处走走停停,拉萨,吐鲁番,桂林,凤凰,大同,呼和浩特……沙入敦煌月如水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我问石头,可有想过停下来,结婚生子?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多蠢的问题。

猫姑娘笑得酒都呛了出来,她揶揄我:谁像你呢,心很野,腿脚却捆绑得结实。

好吧,我得承认,此次敦煌行,若非猫姑娘再三劝说,我依然不肯抽出时间。纵使生活万般枯燥困倦,纵使压抑到夜夜要靠酒精麻醉方得睡去。从何处来,往何处去,浑然模糊。生活是磨,我似蒙了眼睛的驴子,日复日年复年,原地转圈。

石头喝了一口酒,淡淡笑说: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一直在路上。热爱哪儿,就去哪儿。这何尝不是我想要的?

并非想要就可得到。

过往的日子里,沦陷于琐碎生活,甭说旅行,我都很少有工夫抬头望天。我常常想起从前,睡在夏天田野,繁星密布,朗月高照,风吹瓜田,我能清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平和,愉悦。后来,不知从哪一天起,难得看见月亮,更不要说星星了。其实我知道,月亮和星星一直都在天上,只是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忙什么,一直顾不得抬头望。或许,月亮和星星在天上,但天的下方又有一层厚厚的东西,遮住了我的眼睛。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我想我一直都没弄明白那是什么。

猫姑娘和石头兴高采烈说拉萨,布达拉宫,八角街,大昭寺,朝圣者磕长头匍匐在山路。我从未去过,我不说话,默默坐着喝酒。起风了,细小沙粒缓慢落在我的衣裳,不忍掸去。

这夜,在鸣沙山下,小木屋里,我酣然入睡一夜无梦。睡前在日记中记下一句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摘自《走吧,给生活点颜色看看》

书名:走吧,给生活点颜色看看

作者:慕容莲生

出版社:龙门书局

你在这儿可以找到:

①:当当网

②:卓越亚马逊网

  评论这张
 
阅读(17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