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静海印象  

2012-06-13 22:33:56|  分类: 「声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海印象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若爱使人难免受伤,愿所有伤者都可伤愈。即使不能重新快乐生活,能做只和自己倒影练剑的独孤求败,不再爱谁亦不再受伤,也算是幸事,总好过疯疯癫癫腌臜一生。

静海印象

慕容莲生

 

静海是个小县城。和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县城一样,旧,恍若裂痕斑斑且蒙了尘的容器。但静海又略有不同,待我想想……对,就像一座沐风栉雨几十年的老院子,主人勤俭持家,院子虽有些破旧,但干净整洁。

我到静海,正值三月。城里有花开,空气却涌动着冷寒。去静海前,我在北方的另一座城市游荡,及至抵达静海,身上钱已不多。我得找份工作,补充供给。

经人介绍,我去一家小酒馆做配菜师。

带我去见工的那个人,那天下午开了一辆机动三轮车,说要先去给一家餐馆配送青菜等餐馆食料——他在这小城以此为生。驾驶室里只容得两人,那天随他去的还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少年,他们相熟已久,驾驶室自然轮不到我坐。我站在车斗里,车在公路疾驶,迎面冷风凛冽。

忽然,我是难过的了。游子在天色阴郁的下午,在异乡路上,最是容易心生哀愁。沿途树也萧瑟花也萧瑟。恍若行在暮秋荒野。多年来,我一个人四处游走,从某乡到某城或往某小镇,有时坐火车,有时乘汽车,一路又经过许多我不曾驻足的城镇。除了背包里的那本《论语》,我甚少同谁交换心事。旅途多寂寞。

忽然,我又想唱歌。想迎风大声歌唱。我喜欢一个人在路上的快感。只有你一人上路,你才可知道自己多勇敢多坚强。勇敢的,坚强的,我喜欢这样的我。风吹乱头发,衣衫飞扬,冷寒逼骨,越寒冷越坚强,我以为我是个英雄。想大声唱: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我真的大声唱了起来。

他们透过驾驶室的玻璃窗,回头望我。我笑,歇声不唱了。到底不是放荡不羁的英雄,我怕谁人笑我,嘲弄我古怪。

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公路边的小餐馆,我们卸下青菜,卸下鱼肉,称过斤两,厨房里的师傅一样样搬走。

再回到静海小城,天已黄昏。

静海印象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不曾想,下起了大雪。那么快,雪就落下来了,随风起舞又大片大片地停在屋顶、树梢,停在所有它能去的地方。地上白了。所有人都在回家的路上。灯火渐渐亮起,灯火满地。

在我故乡,春天时候,我从未见过来得如此快又如此浩大的雪。多快乐。在旅途,每经历一桩新鲜事,我都快乐满怀。

那天夜里,我住在一家旅馆,说要带我去见工的那个人和这家旅馆老板素来交好。他说,先住下吧,次日天亮就去酒馆上工。

旅馆里烧着炭炉,暖融融的。

一个大堂,许多床位,我随便找了一个床铺,和衣而睡。有两个中年旅客,操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喝酒,大声说笑。我暗暗揣测,他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他们一定有很多很多生动有趣的故事。若能讲给我听,该有多好。

 

在我印象中,只有生菜、萝卜、大葱这些菜才可生吃,到了静海,我发现,原来有那么多青菜都是可以生吃的。

酒馆厨房里的师傅,饿了,随手拿起大饼,一根大葱,蘸点酱,裹在一起,吃得津津有味。或者不是大葱,随便什么青菜,比如生菜,比如油麦菜,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青菜,蘸了酱就进了口。最叫我惊奇的,有一种在我故乡名为鹅儿食的绿色植物,居然也可生食,要知道,在我故乡它们是喂给猪或鹅的。厨房师傅说,在静海人们都是这样吃。

生菜,油麦菜,大葱,我敢生吃,其他的我真没办法咽下肚。

说到吃,不得不提静海的煎饼果子。

清晨出门,马路边的早点摊,卖煎饼果子的妇人,舀一勺面糊摊在平底炉上,快速摊匀,磕一个鸡蛋,撒香葱,再将煎饼迅速翻转过来,依次抹上面酱、辣酱,撒一些芝麻或椒盐,最后放一个早就炸好的油条或几片薄脆的馃箅(音guǒ bì)儿,一卷,就成了。咬一口,面爽滑,馃子脆,酱香浓郁,再来一杯豆浆,呵,好滋味!

煎饼果子大多只在路边早点摊小推车上有。

若去餐馆吃饭,我认为万不可错过“贴饽饽熬小鱼”。饽饽是以玉米粉加水和面,用手拍成一个个椭圆形厚饼,贴在铁锅的周围;新鲜小鲫鱼刮鳞去内脏洗净,沾上面粉放入油锅炸至金黄,再一条条码入贴有饽饽的铁锅里,倒入葱、姜、蒜、精盐、醋、酱油等佐料,注入清汤,待汤沸,饽饽也熟了。连同小铁锅一并端上桌,饽饽焦香鱼鲜美,爽口无比。

据说乾隆帝微服私访江南,路经天津,曾在一农舍吃过这道菜,吃得龙颜大悦。因饽饽和小鱼一锅熟一锅上桌,乾隆帝赐名“一锅熟”。

静海印象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在酒馆做工,到了酒馆打烊时,若和好的饽饽面没卖完,恰又逢上大厨心情不错,店员也就有了口福以飨贴饽饽熬小鱼。吃得胃口大开,各自散去赶路归家。

静海深夜,街上少有人行,有些路段一到凌晨索性连路灯都熄了。我回住处要经一段漆黑长路,又曾听人讲过那段路上的诡异故事,一个人行,心中难免生了怯意。偏是春天风大,风若卷起一个什么东西敲在另一物件上,可谓声声惊魂。我唱歌,不管调子不管歌意随口而唱,为自己助威。

 

去了哪儿我都戒不掉到处走到处看的习惯。

每天下午两点到五点,酒馆客人少,若不值班,我就踩着自行车四处游荡。静海不大,我很容易就逛了个遍。

小城,无甚新奇处。不过,我喜欢生活在这儿的人们,他们笑起来多朴实,如遇故乡乡亲。

在静海,我有遇见老乡,他和我在同一酒馆做工,他是二厨,炒一些家常菜肴。厨房不忙时,我们坐下聊天,他对我讲他曾去过的地方发生过的故事,我和他讲我的。倒也投机。

有天他邀请我去他家夜宿,想要我次日凌晨三四点时陪他去火车站接他太太。原来他是怕黑的人,胆怯深夜出行。我欣然答应。

只睡了两三个时辰我们就起床了。夜风凛冽,街头偶有车辆呼啸而过。

静海火车站很小,看起来就像一个大会议室。几排座椅,乘客不多,有几个摩的司机在候车室避风,他们抽烟谈天,谁若讲了一个粗俗的笑话,定会惹得围坐的人大笑不已。

有个中年妇人引起我的注意。她穿着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皮衣,长发,妆容倒也不俗,叼着烟和几个司机说笑。她待他们很认真,有问必答,他们却字字句句都拿她取乐。

这妇人抽烟很凶,抽完一支,便向司机又讨要。这个司机不肯给,她不介意,向另一个司机要。几个司机互相推托。索要半天,终有人肯给,她欢喜地接过,点燃,吞云吐雾。

老乡悄声和我说,这个女人精神有问题。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静海印象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老乡说,静海好多人都知道她。据说多年之前她风光体面,和丈夫做生意赚得许多钱,可丈夫是个负心汉,有了钱变坏了,找情人倒还罢了,竟又席卷财产和情人远走高飞。她疯了。大多夜晚她游荡在火车站,和候车室里的乘客搭讪,等着拉客的司机为打发无聊时光往往拿她取乐。

原来如此。我默然无语。

我遇见过不少疯了的女人。她们大多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出没在乡镇或城市的各个角落,遭人嫌弃,甚或都无人肯去嫌弃,只当她们是飘浮在街头微不足道的风或影子。

疯了的人,自是各有一段辛酸故事。我所知的有几个女人,使她们不再清醒陷入混乱的是她们曾深爱的男人。所深爱的往往给了最深伤害。她们疯了,他们去了哪里?或在别处另寻风流快活吧。最应遭人嫌弃的,是他们。

在电影《东邪西毒》中,慕容嫣伤情于黄药师,爱恨交织,难以自拔,忽而慕容嫣,忽而慕容燕。故事的最后,没有人再见过慕容嫣或慕容燕,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剑客,喜欢跟自己的倒影练剑,名叫独孤求败。

若爱使人难免受伤,愿所有伤者都可伤愈。即使不能重新快乐生活,能做只和自己倒影练剑的独孤求败,不再爱谁亦不再受伤,也算是幸事,总好过疯疯癫癫腌臜一生。

那天在车站接到老乡的太太,天将破晓。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中年妇人也走了。听说,她总在夜晚出现,天亮离开。

 

在静海停留两个月,夏天来的时候,我辞去酒馆工作,决定继续远行。

临走的那天夜晚,在火车站候车室我又遇见那个妇人。这一次,没有闲得发慌的司机围着她取乐,那些男人都忙着赚钱去了。

静海印象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她叼着烟在候车室里转来转去,笑着和候车的乘客搭话,他们只是抬眼望望并不理她。

我静静地坐着,盯着她看。她或是发现了,向我走来。

“去哪儿?”她问我。

我笑了笑说:“回家。”

“回家?”她重复着我的话,若有所思,忽然大笑,大踏步地在原地走来走去。

见她手上的烟快抽完了,我从口袋里取出烟,给她一支。她高兴地大声说谢谢。

火车来了,我起身去检票。拉起行李箱,略一迟疑,我将剩下的半包烟给了她。

过检票口,回头看,她不见了。

摘自《走吧,给生活点颜色看看》

书名:走吧,给生活点颜色看看

作者:慕容莲生

你在这儿可以找到:

①:当当网

②:卓越亚马逊网

③:京东商城

  评论这张
 
阅读(19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