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天明  

2012-09-01 04:38:50|  分类: 「烹茶煮酒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明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天明

慕容莲生

 

秋天来后,西安的雨水就多起来了。

有时雨下得突兀。白天炎炎日,到了夜晚,雨就来了。比不得夏天,若有雨,雨滂沱;秋天的雨十分斯文,譬如温柔女子,生了稠密心事,并不嚎啕大哭,只是静静垂泪,泪落不休不止。猜不出什么时候会停歇,但也明白,总有一个瞬间,打个结,收住了。空气里满满的都是浓浓的潮湿。多像一场欢爱缠绵后,人儿各将自己摊在床上,房间里再听不见如潮起伏的欢声,但一整个房间都涌动着茁壮又疲乏的云雨气息。

可惜,秋天的雨究竟比不得酣畅淋漓男欢女爱,那般的欢悦不在秋天生长。

秋雨阴柔。听它落在屋顶,落在树叶,又从叶上滚下,入了土地,或者坠入土地之前被一个什么东西拦截,激起雨声,听着好不教人惆怅。秋雨不堪听,越听越凉越听越悲。客居异乡的,起了绵绵乡愁。心有所爱,爱在远方的,忍不住深深想念,想着想着就酸了鼻子,湿了眼眶。若心思不快乐的,秋雨更不忍听,如同伤心人,莫要去碰酒,莫想着取酒浇愁,酒浇愁更浓,一滴一滴的酒悄悄地不容抑制地便化了泪。

想想,还是春雨好。春日落雨,雨是绿色的,看在眼里,或融进心里,总有一股遮不住的蓬勃的力量,从骨子里溢出来,在每一寸肌肤上生长。若春夜闻雨,或破晓时分,每一滴雨都是一句清丽柔婉的诗,人在诗中睡,又醒,又睡,梦儿长长的,不怕中间点几个顿号,总能接下去,那是慵懒的悠然的清梦,仿佛能听见花开,嗅着青草嫩鲜鲜的气息。夏雨呢,夏雨是个侠客,长剑不出鞘则已,一出鞘,漫天剑光,肆意,快然,不过,剑归鞘后,恩怨顿生,烈日主持公道,没法子人人满意。冬雨不提也罢,邪里邪气的,惹人不舒服,当它成了雪,那是得道升仙。

就在这个时候,雨又来了。刚刚它明明住了手脚的呀。以为走远了,不回头了。原来是想着杀个回马枪。

忽然忆起少年读书时候。每节语文课前,教课的冷静的年轻女教师,总要人到讲台,抄一首诗词在黑板上,转身说解诗意。我记得那时夏天,教室旁的白杨树上藏了几只蝉,不住声地叫,它们在绿叶深处,最猛烈的阳光都捉不住它们。蝉声嘶鸣,日光汹涌,我在黑板上抄写杨朝英的《梧叶儿》:檐头溜,窗外声。直响到天明。滴得人心碎,聒得人梦怎成?夜雨好无情,不道我愁人怕听!

我还记得那时我年轻的先生正恋爱,自习课上,她可以一整节课都不说话,我们谁都看得出来她在发呆。恋爱的人最爱发呆,一不小心就走神,惆怅和欢喜交织着在年轻的脸上蔓延,后来我知道。那天我抄写《梧叶儿》,她奇怪地望了我一眼,我猜,要么是她以为我看穿了她心事,要么,她疑心我也恋爱了。其实我的爱情尚在沉睡。我只是偏爱忧伤字句,亦常以忧伤自居。少年傻得可爱,不晓忧伤真味,却爱说愁,殊知成年之后,识尽愁滋味,竟不言不语了,钟爱默坐。我想起来了,那时我的先生用奇怪的我并猜不透的眼神望我,或许是在不动声色地笑,笑我天真,后来终有一天会真真感悟《梧叶儿》,到得那天,想起此事,再回头看,亦将忍不住用奇怪眼神打量自己。不错,正是今天,今夜此时,我回过头,隔了长长时光河,又游入河中,潜行,看那时少年的我,我觉得奇怪,在最花团锦簇的日月里为何要寻一些不知底细的忧伤?

天明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最明媚清澈的日子,捉紧它,关进无事生非的笼子,任日和夜爬满骚动不安的虫子,每一只虫子都取名叫伤。这是我少年时候做过的最蠢最奇怪的事。现在,即使不快乐,那么多烦恼,按也按不住的苦涩,袭来,我只保持微笑,提醒自己保持微笑,生活有一万个不快乐的理由,也努力寻出一个法子,使自己和快乐同居,要一辈子同居,相濡以沫。有时遥想少年事,由不得唏嘘,辜负了不复再来的好时光,花开一次就成熟,我却错过。多奇怪,终于学会了后悔,可我少年时候执著地认为,即使翻遍我所有的词典,甭想见着“后悔”。

檐头溜,窗外声。直响到天明。滴得人心碎,聒得人梦怎成?夜雨好无情,不道我愁人怕听!

直响到天明。秋雨多长,竟能从天黑到天明,又到天黑,又到天明。有时以为雨再也不停了,天再也不亮了。总有一个年纪,或总有一些日子,怕天黑,怕天明,怕天再也不黑,怕天再也不明。更怕那着人不知所措的日夜,逢着惹人不知所措的雨,一叶叶,一声声,声声慢,声声长,催人悲凉,催人老。

夜行的车,从窗外呼啸而过,荡起夜色。夜不声不响。飞驰的车的脚,只弄疼了一地雨水,踩得呼啦啦地叫,车远去,它们又安静地睡了。

整个世界都睡熟了。如果不是雨还醒着,如果不是我还醒着,整个世界都睡熟了。

天亮后,许多人会从墙或桌子上撕下一页日历,走进九月。忘记撕翻日历,或从不买日历的,他们也要走进九月。时间公平得残忍,它的雨滴从不遗落任何人,它能穿透尘世所有人的所有的伞。

许多孩子不久就要醒来。天亮后,他们要去学校,或许有的迫不及待,梦中已在去学校的路上。雨还不停。孩子们才不怕雨呢。他们勇敢,迫不及待要长大,成为他们以为无所不能的大人,个个都要做英雄,创造世界任凭自己想象,自由烂漫地笑。

许多许多大人不做孩子很久很久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