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帅女人龚琳娜  

2013-02-16 10:27:32|  分类: 「阅人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帅女人龚琳娜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龚琳娜说,老锣是个不倒翁,任何困难都打不倒他做音乐的决心,而她,她“决定要跟他站在一起,趟这条路。”

帅女人龚琳娜

慕容莲生

 

谁会说龚琳娜漂亮呢?

龚琳娜自己也说:“我经常素面朝天,修饰很少。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永远不属于漂亮的类型,个头也不高。”不过,她又说:“现在,我能够面对自己的胆怯,有了一份从容和自信。”

她不是漂亮女人,却是帅女人。所谓帅女人,她有自己的定义,一曲《帅女人》足可见心声:真性情,做自己,不为别人改变自己,坚持梦想永不放弃。

若非坚持做自己,怎有从容和自信?

“神曲”《忐忑》之后,龚琳娜又相继推出《丢丢铜》等歌,网友纷纷大呼“听不懂”或“雷人”。尤其新作《法海,你不懂爱》,一经开嗓,迅即被封“2013开年神曲”,有人欢喜学唱,有人斥责“歌词太幼稚”、“龚琳娜不懂音乐”。

龚丽娜从容一笑:“我这么想的,年底了,我这里就是一个垃圾箱,大家把心里的垃圾都往这儿扔,扔了大家就快乐了也可以。”

《忐忑》后的生活不忐忑

若说人人生命中皆有一个重要的精彩的节点,那么,龚琳娜的精彩,一切要从《忐忑》说起。

在《忐忑》之前,几人知道龚琳娜?

2010年北京新春音乐会,龚琳娜带着她的乐队演唱了《忐忑》。于她来说,这不过是一场寻常演出。歌唱时全身心投入演绎,曲终,人飘然而去,随德国丈夫老锣回阿尔卑斯山下平静度日。不曾料,有网友将《忐忑》演唱视频传至网上,迅速掀起模仿狂潮。

《忐忑》一出,众歌退位,当仁不让地坐稳“网络第一神曲”。《忐忑》、龚琳娜、《忐忑》曲作者亦即龚琳娜的德国丈夫老锣,皆成为公众关注焦点。帅女人龚琳娜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龚琳娜回国了,一回来,便被各种演出邀约包围。

她说《忐忑》未名之时就准备回国发展,但,那边厢刚起意回来,这边厢《忐忑》就爆红,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另有谋划?莫非有网络推手从中翻江倒海?“如果我是这样的人,5年前我就不会远赴德国了。大家喜欢《忐忑》,在这个时候我回来了,这说明天时地利人和。”

龚琳娜一点都不介意人们恶搞《忐忑》,相反,她也不认为《忐忑》有美感,“它只是很有力量,很有幽默感。”她说:“我看了自己的表演,吓晕了!妈呀,眼睛怎么瞪那么大?”

不过,龚琳娜又说:“我平时说话的表情并不夸张,但我唱歌时,整个灵魂马上就进入状态,那时我自己已经不重要了。至于别人看我表情是不是够漂亮,是不是龇牙咧嘴我根本不在乎。一个好的歌者,绝不会在唱歌的时候,关注自己的表情。”

没有老锣,就没有《忐忑》,也没有今时今日的龚琳娜,龚琳娜一再强调。

在对的时间,那扇门就打开了

老锣是德国人,长年研究中国传统民乐。

未遇见老锣之前,龚琳娜已唱歌多年。16岁考上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民族音乐。24岁,龚琳娜举行了自己的首场独唱音乐会。25岁在全国青年歌手大赛中获银奖,从此她常常出现于各种盛会上,穿着华丽的演出服,化精致的妆,歌颂幸福,歌颂美好生活,她的人生目标是成为“全国著名民族歌唱家”。

看似前途光明一片,龚琳娜却渐渐感到焦虑,越来越迷茫。舞台上的她,是她,也不是她,因为迷失了自己。歌是事先在录音棚里录好的,她只需重复地出场,摆好笑容,捏着麦克风对口型,然后,享受掌声,享受鲜花。

有一天,去某城市参加商演。某个瞬间,望向台下,看见观众一眨不眨地仰望着她,眼中满满的都是痴迷和崇拜。她难过了,“那3分钟特别特别地难熬。我特别羞愧,觉得对不起观众。”

帅女人龚琳娜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她不喜欢舞台上的这个自己。她对“她”很失望。她决定离开“她”。

龚琳娜说:“从那天开始,我就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底线——绝对不假唱。”她要走一条路,走一条真实的有自己特色的音乐之路。“我决定要向人们展示一个观念:唱歌应该是一个快乐的经历,是个人表达的方式,而非循规蹈矩。”

当你真的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帮助你。

这时,老锣出现了。

老锣是来自德国慕尼黑的音乐制作人,长年往返于中德之间,参加各种音乐活动。

那是2002年3月,北京,老锣和他的乐队在某剧场演出,恰巧龚琳娜和女伴来看。女伴对老锣演奏使用的巴伐利亚筝十分好奇,演出结束,拉着龚琳娜去后台找老锣。

龚琳娜和老锣自此相识。

一天,龚琳娜邀请老锣来家中做客,龚妈妈骄傲地把龚琳娜的演出录像放给老锣看。只听完一首歌,老锣毫不遮掩地说:“这不是你。声音很好听,妆化得很漂亮,但看看你的表情和动作,太假太生硬!”

这个西方来的男人,他一点都没发现龚妈妈和龚琳娜的脸色有藏不住的尴尬,径自说:“你的表演没有表现灵魂,仅仅是表演而已,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歌手对口型假唱。换成别的人唱,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向来以女儿为骄傲的龚妈妈自然不开心,龚琳娜却深感震撼。他竟能一眼看穿那个“她”不是她。

龚琳娜义无返顾地辞掉了当时的工作,跟老锣走。她要去做真实的自己,做自由的真实的音乐。

后来有人问老锣是不是很讨厌龚琳娜以前的传统唱法,老锣说:“在电视上看到她学院派的唱法,太难听了,那是不自由的声音。我一听就想要帮她把那些框框打破。”

可是,在欧洲做了那么多音乐会的评委,怎就偏偏喜欢龚琳娜的声音,或者说怎就只想帮龚琳娜打破“那些框框”?老锣说:“和龚琳娜第一次合作就觉得她的声音很美。后来我才了解到,那个时候她正被传统音乐束缚,是很需要这个发泄机会,因为她觉得我是个外国人,也不懂得她,即使她出丑也没关系。”

“我想我们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我们的理想是一致的,所以那扇门就打开了。我们俩决定要绑在一起,走中国新艺术这条路。”龚琳娜说。

要做真实的自己,不要装

砸碎枷锁,推倒虚伪的陈旧的自己,真实而自由地活着,谈何容易?

龚琳娜为改变自己费了不少功夫。“当时站在台上,该怎么站,怎么唱,手怎么比划,该放在哪儿,都不知道。因为早已习惯所有的事情都有个套路安排了。老锣和我说,你站在台上就随心走。我说那这样我会紧张,他说紧张就紧张,你没必要装个样子给观众看,你要做真实的自己,不要装,要把装的所有的东西都扔掉。”

帅女人龚琳娜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那就都扔掉,“把音乐当做自己的信仰,把自己放得很低,把音乐放得很高。歌者只是为音乐服务,不必炫耀自己的唱歌技巧,不必炫耀自己有多美丽。”龚琳娜说,“唱歌的人必须有一颗干净的心,才能把正能量传递给听众,让听众积极面对生活。”

成功的路上没有捷径。不是不曾遇到困难,老锣说:“以前唱片公司没谁对我们感兴趣。沮丧肯定会有的,甚至会说烦死了,那么累不做了。但是休息后又会说:‘来,重新再做吧。’”

最惨的一次演唱会,仅来了9位观众。但老锣对龚琳娜打气:“他们会懂的,因为你是用灵魂歌唱。”

还好,《忐忑》使他们尝到成功的滋味。

至于《法海,你不懂爱》,再掀风浪,龚琳娜一点都不觉得意外。那些批评或者骂声,她毫不介意,有得有失,获得功名的另一面便是承受非议。“有时候看到他们骂了,觉得骂得也挺有水平,挺有想象力的,太牛了。”

接下来,龚琳娜将推出《金箍棒》,这首歌同样是由老锣操刀,取材于中国传统文化。

万物皆有源,龚琳娜的音乐源头就是中国传统音乐。她立志从传统音乐里挖掘宝藏,“激活自己的传统文化,发出属于我们自己民族的声音”。她称自己的音乐为“中国新艺术音乐”,这是一种“取之传统,用之艺术”的新声音。“之所以观众认为新艺术音乐很新,又很中国,是因为它的技巧是从传统文化中挖掘出来的,而演唱的形式是新的”,龚琳娜解释说。

的确,在唱法上,龚琳娜灵活运用中国各种戏曲不同唱腔和民歌不同唱法,发出能够表达音乐内涵与意境的真实声音;在伴奏上讲究中西合璧,既选用笙、笛子、扬琴等民族乐器,又选用大提琴、手风琴等西洋乐器打底,使整体音阶是立体的饱满的。

龚琳娜说,老锣是个不倒翁,任何困难都打不倒他做音乐的决心,而她,她“决定要跟他站在一起,趟这条路。”

“我的作品里有传统的根”

《时代人物》:《法海,你不懂爱》被网友封为“开年神曲”,有很多人喜欢,但也有人不喜欢,你怎样看待?

龚琳娜:说实话,我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对这首歌有反面意见。我不知道是哪一个点刺激了他们。但我在看待这些的时候,有两个心态:一,我觉得特别有趣。他们的情绪反应和发出的声音,或者引发出来的思考,让我觉得很有趣。我一直觉得歌应该激发出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我的歌达到了这种激发。二,所有的意见我都会去听,也会去分析我的音乐给人们带来的是什么。中肯的意见,我接纳,会在以后的作品里有所调整。但,那些说“不喜欢”的声音不会影响我的创作。

《时代人物》:谈到你的音乐,部分网友用了一个“怪”字,你觉得自己怪吗?

龚琳娜:我和老锣做音乐都没有什么条条框框,老锣创作出不同风格的音乐对我也是极大的挑战,因为我要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我表达的不是龚琳娜自己,我要表达的是音乐内涵。作曲家写出不同的东西,我就要表达出不同的音乐内涵。我表达出来的东西是他们没想到的,可能这就是观众认为我怪的原因,但我自己觉得我只是在音乐当中变化非常丰富,我很享受这种变化,它让我唱歌很有趣味。

《时代人物》:你认为自己是个歌唱家吗?

帅女人龚琳娜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龚琳娜

: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个唱歌的人,我是音乐的服务员。我一直特别注意不要把自己放在音乐前面,我是服务它的,我要让观众先对我的音乐产生兴趣,然后他们会关注我是怎么完成作品的,而不是说龚琳娜这次出来多漂亮或多夸张,是音乐带给他们震撼。现在我很高兴,人们说“唱《忐忑》的龚琳娜”,而不是龚琳娜很有名但不知道她唱过什么。包括《法海,你不懂爱》,观众会说这是龚琳娜唱的。我很高兴人们能记住我的作品,至于未来,我的名字别人记不记得住不重要了,只要我的歌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那个歌是重要的。

《时代人物》:你有着独立的艺术个性,称自己的音乐为“中国新艺术音乐”,请问如何理解这个概念?

龚琳娜:“新”就是创新,我们的作品具有原创性。“艺术音乐”则区分我们不是摇滚乐,不是流行音乐,也不是民族民间音乐,或者我们的音乐包含了这些音乐元素,但我们要求它具有艺术质量。为什么是“中国”新艺术音乐?就是说我们的音乐形式可以多种变化,有《忐忑》这样的,有《法海》那样的,有《静夜思》那样的,但不变的是中国文化的根,以中国音乐的精神为根基,我们的是中国音乐,不是西方的音乐,更不是德国的音乐。“中国新艺术音乐”也是我们找出来的一个概念来形容我们的音乐方向。

《时代人物》:你是如何找到自己目前所坚持的独特风格?

龚琳娜:我和老锣坚持的是中国音乐的方向,要做国际化的中国音乐,因为我们的结合本身就是跨文化的,我坚持我不能什么都唱。比如英文歌、德文歌,我可以都学,但那不是我要做的,我更希望我的歌用汉语演唱。我从中国传统的戏曲、民间音乐中吸收很多的养分和技巧,我把传统的根放在我的作品里,让它跟当代人产生共鸣,这就是我坚守的方向和风格。

《时代人物》:坚持,或者说保持激情,其实是件不容易的事。你坚持的力量来自哪里?

龚琳娜:第一是爱,来自我的家庭,老锣、我们的孩子,还有我们乐队的音乐家,我们相互热爱。我站在舞台上,我爱观众,观众也爱我的歌,爱的力量在音乐里传递,给了我很大的能量。第二是太阳。我特别喜欢晒太阳,如果我在太阳下坐一会,我就能感觉到特别直接的能量从天地之间来,我吸收这个气,吸收太阳的能量。爱是心里的,太阳是身体的,我一定要住在一楼,坐在院子里面,光着脚踩在地上,地气能进来,我一晒太阳就有力量。我演出专场音乐会之前,一定要晒太阳,太阳能给我充电。

新鲜的东西总是备受争议

《时代人物》:你有不少作品都是你的先生老锣创作,请问,老锣在你的音乐中占据什么角色?

龚琳娜:老锣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在遇到老锣之前我非常常规,上音乐学院,毕业后在一个艺术团当独唱或合唱演员,参加晚会,一成不变。认识了老锣后我就放弃了所有的条条框框,包括放弃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们开始自由地做音乐。他让我重新找到了自己,拥有了自由。还有,他对中国传统音乐深入挖掘,把精髓挖出来,变成了新的,和当下人产生共鸣,这点他特别了不起。一个再好的歌者,如果没有好作品,也不可能发光。在我的音乐中他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他也是我的灵魂伴侣,我们在生命中、生活中,阴阳不可或缺,我们俩在一起就非常完整。

帅女人龚琳娜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时代人物》:老锣似乎偏重于“怪”歌的制作,莫非他认为中国听众都有“怪”趣味?

龚琳娜:不是,一个优秀的作曲家是会改变人们的审美习惯的,因为他有自己独特的音乐语言。老锣没有模仿任何人,也没有直接用什么素材,他完全是用自己的方式做歌,一开始人们觉得“怪”,是因为人们不习惯,但当他的音乐语言与人们形成共鸣时,人们会慢慢记住。我相信莫扎特、贝多芬刚出来的时候也都很有争议,因为他们创作了新的东西。我们做音乐不是奇怪的,是有趣味的,这需要人们更多地了解我们的作品,我们的作品是当下的,对当下的人是会有影响力的。

《时代人物》:老锣是德国人,你们在德国的音乐影响力如何?

龚琳娜:我们做的是中国音乐,我们在中国的影响力肯定大于德国。老锣虽然是德国人,但他说他是中国作曲家,因为他写的是中国音乐。我们在中国获得中国老百姓的认可,也希望有一天能用我们的音乐在世界上发出声音,这是我们的愿望。

《时代人物》:当下有不少流行音乐被网友称为“神曲”,包括你之前推出的音乐也属“神曲”之列,你如何理解“神曲”这个说法?

龚琳娜:从一开始人们说“神曲”的时候我就不理解,“神曲”代表什么我也没有研究过,我只知道我唱歌的时候必须要动人,这个歌必须要有极其鲜活的生命力,并且要真诚,我就是按这样的方向去唱歌,我相信它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

《时代人物》:你曾说,虚伪是人心里的小魔鬼,要战胜它。那么,你认为自己活得真实吗?人如何做真实的自己?

龚琳娜:虚伪,虚荣,妒忌,所有负面的情绪都是小魔鬼,你不能让它成为大魔鬼,如果成了大魔鬼就会压倒你天使的那一面。如果你虚荣心很强,做什么事都目的性太强,这个时候要小心,要真实看待自己,因为你害怕,害怕失去,害怕别人不在意你。请正视并呈现你的害怕。举个例子,如果我上台之前很紧张,紧张就紧张,我就按紧张的唱,不否定自己真实的感受,更不去伪装自己很强,如鲁迅先生所说,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直面自己的自卑或害怕,从你最害怕的那件事开始做,慢慢内心就会变得坚强。只要你不害怕了,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你了,你就会找到真实的自我,就知道后面怎么做了,就会感到踏踏实实的快乐,无数快乐堆积在一起就是幸福。

已刊载:《时代人物》 2013年2月5日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