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迟到的父亲   

2013-06-17 02:21:49|  分类: 「烹茶煮酒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到的父亲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我想去看看他。坐在田野里和他说几句话,他在土下,我在土上。我们总是隔着长长距离。

迟到的父亲

慕容莲生

 

夜渐深,人初静。下楼吃饭。一个砂锅麻什,麻辣味;一瓶啤酒。和往常略不同,没要烤肉。担心叫了烤肉,会忍不住多饮一些酒。

马路边摆放一张张餐桌。在夏天,没几个食客肯入餐馆内饮食,尤其是提供烤肉的馆子。露天吃喝,凉爽,自在,平添几分纵马江湖风味。

几个光着膀子亮出满身肥肉的中年男子,三三两两坐着,喝酒,谈天。有个汉子嗓门真高,红着脸,大幅度挥臂,像在对对面人夸海口。

有些人不吹牛,似乎活不下去。

一只流浪猫从这张桌底钻向另一张,来回游荡。满地花生壳、毛豆壳、废纸巾等杂物,它能寻得什么可食之物?几枚骨头?

没一丝风。

我一小勺一小勺十分有耐心地咀嚼麻什,浅口饮酒。天热,夜静,缓缓和时间对视。

忽然一个拿捏不稳,酒杯落了,酒洒在桌子上,又慢慢滑下桌子,润湿柏油路。

忽然想起2008年7月7日夜。那夜,和凉宝在街头食铺吃饭谈天。凉宝不擅亦不喜饮酒,但陪我略饮几杯。我似乎喝多了。又好像只饮了一点酒。很突然,某杯酒甫一端起杯子就落了。酒水湿了桌子,湿了我衣裳。一两个小时后,故乡来电话,说知一个着我欲哭无泪的消息:那个生我养我但如陌生人的男人,我的父亲,他去世了。后来很多个日子,想起我熟悉又陌生的父亲,那个嗜酒的男人,我总轻易就忆起听闻他停止呼吸的那夜我洒了一杯酒,那夜匆忙归故乡,在火车站广场候车,用去很长很长时间终于缓过神来,似冬眠的小兽苏醒,我坐在深夜的广场,潸然泪落。

6月16日,2013年父亲节。整整一个白昼我不曾记起他半分。不料,深夜一杯薄酒,和着酒,关于他的往昔缓缓回来了。时间真快,转眼已近五年。五年间,我只去过他坟地一次,那天他入土。近些年,回故乡也勤,然每每来去匆匆。故乡似他乡。故乡远或近,他一直都在那儿,不远不近。他再也行动不得,再也不会抡着三齿麦叉凶神恶煞般追赶我近一里路,浑不顾我没命一样哭喊,那天我真害怕,他赶上我,会打死我。我已忘记他为何追打我。谈及这事,并非记仇,是他在我的岁月中,留给我深印象的也不过是这桩事,其余大多光阴我们形同陌路人。曾经我以为我不爱他。当我渐渐长大,入花花世界,为稻粱谋,在冷硬现实和光荣理想间游走,有时欢喜,有时落寞,我渐渐懂他。成年男人的冷硬和沉默,不过是拜冷硬生活所赐。琐碎生活琐碎日月,曾有那么几个瞬间,在我最寂寞时,如陷入囚笼的兽,意欲仰天长啸终究化作一声叹息,每逢此时,我最想他,想和他说说话,问他可曾有如此历经,又是如何挺得过来。或者我们并不必要深谈,彼此沉默坐着,沉默饮几杯酒,也是好的。可惜,永生不会有此机会。

迟到的父亲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父亲节,真诚的人忙着对自己的父亲表白心意,或矫情的人急着对父亲甜言蜜语,人们在忙活时,我丝毫未记起他。

若不下楼吃饭,若无那杯不小心倾倒的酒,我敢说,我不会想念他。

他一直都在那儿。我想去看看他。坐在田野里和他说几句话,他在土下,我在土上。我们总是隔着长长距离。

天籁歌者朱哲琴有歌名为《不相识的父亲》:那一座很远很远的山,很远很远,我不相识的父亲就在山那边。那一条很长很长的水,很长很长,很长,我不相识的父亲就在河对岸。那一句很久很久的话,很久很久,我不相识的父亲哽了多少年。那一丝很美很美的笑,很美,很美,很美,我不相识的父亲,还是默默无言。

多年前,我认为他是我不相识的父亲。现在,我想,他是我迟到的父亲,我是他迟到的孩子。

我和我的父亲,我们不是敌人,然而我们终于达成和解,在我们永不相见之后。

时光真好。时光真残忍。

吃一餐饭,喝一瓶酒,再怎么悠悠忽忽,终究不消半个时辰。结账,起身,归家。

小区改造,施工中,旧房墙面将粉刷一新。每天夜晚,都有个老者看守工地。大门旁有家住户,之前是一个瘫痪的老先生和他的夫人。去年还是前年,老先生离开人世。我常常看见老妇人独自坐着发呆。她先生在时,她很忙碌,但眉里眼里尽是笑,在日光下或晚风中和老先生闲话,老先生不能开口,且昏昏欲睡,她只是轻轻说,又说又笑;如今她很寂寞。很少见到她的孩子来,大多光阴她一个人过。小区里住户丢了垃圾,她将可卖给废品站的,一一收集,换点钱。我有时会放一些纸箱之类的杂物在她门口。这个夜晚,夜深了,她未睡,坐在门前和看守工地的老者闲话。

老人在一起,谈论什么?谈彼此的子女?谈痛并快乐着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8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