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2014-09-17 01:33:43|  分类: 「阅人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阎安,19658月生于陕北乡村。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诗歌委员会主任,文学期刊《延河》主编。以诗集《整理石头》获第6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第一名。已出版《整理石头》《与蜘蛛同在的大地》《乌鸦掠过老城上空》《玩具城》《无头者的峡谷》《时间患者》《鱼王》等多部著作。


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慕容莲生

 

阎安身上又多了一道光。一道强光。

2014811,第6届鲁迅文学奖评奖结果在京揭晓,阎安的诗集《整理石头》获诗歌奖。因11名诗歌奖评委个个为其“点赞”,是以在公布的诗歌奖获奖名单上,阎安和他的《整理石头》位列第一。

于阎安来说,斩获“鲁奖”,是一种荣誉,是他“很长时间的写作得到了时代的回应”。更多人以及更多媒体更津津乐道于阎安获奖更具特殊的意义,因为阎安和他的《整理石头》,为陕西文学实现了“鲁奖”诗歌类“零的突破”。

坐在《延河》主编办公室里,阎安不肯再多谈“鲁奖”,但论及文学和他所主编的《延河》,开了话题,停不下来。他更乐于谈说更为实际的事物。哪道光芒会是莫名腾空升起的呢?人们只见他一本又一本著作面世,见他成为《延河》主编,又为省作协副主席,以及今时今日他的“鲁奖”,却唯他深知,这一切得来并非依赖好运气,更非奇迹。所有荣耀背后,皆刻着结结实实的奋争力行的足印。

这是一个安静又平常的初秋午后。连日忙碌,阎安说他有些困,本不愿再接受任何媒体来访,至少也要再缓隔几日吧。但,敲开他的门,他请我落座,蔼然对话。我想尽快进入访谈主题,以不叨扰他太久,他笑说不急,且等水烧开,等茶泡好。

办公室里有两张沙发,一张小床,床大抵是供办公或创作疲累时小憩的吧。沙发上堆满书,我便于小床上坐下。他忽然起身,移走沙发上的书籍。“坐这儿,沙发软,坐着会舒服一些。”他说。

来访前,查阅关于阎安的资料,观其照片,我暗自揣测他应是不苟言笑且不易亲近的。对面坐下,方知先前思想甚为冒昧。但,我更为冒昧地将自己的前后思想说给他听,他笑了。“从形象或性格气质里来说,我或许会有一些不怒自威的东西。那算是一种错觉吧。但我有时的确不知怎样和对面的,和所面对的,去建立一种较为柔和的关系。其实,我只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诗人不需要热闹。不,所有专注于事的人,大抵都不需要热闹。只需要,将所做之事,做得热闹又漂亮。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这是一场又热闹又不热闹的访谈。热闹的是,从纯文学期刊现状,到诗歌于时代的意义,再说到新媒体传播,持续了近一个下午,漫长但舒然。不热闹的是,俗世种种喧嚣种种是非,一笑而过,随他们自顾热闹去罢。

暮色欲来时,采访结束,我起身。握手告别。诗人伸来的手十分有力。

 

对话 QuestionAnswer

Q=慕容莲生  A=阎安)

 

唐朝并不是人人都知道杜甫

Q:关于诗歌的一些话题最近很热闹,但整体来说,其受众率不似小说、散文那般广泛,为什么?

A:真正意义上的诗歌与大众阅读趣味和理解水准往往是无法实现同步的,叙事文学在当下很发达,相对来说诗性的文学和大众的距离就要远一些。小说、散文等文体,离生活较近,可以直接写生活。诗歌却是一种综合,综合整个时代,综合整体存在,它比较高端、超前,和大众的阅读、理解有一些距离。比如杜甫,在唐朝,杜甫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经典大师,但唐朝人并不是人人都知道杜甫,唐朝只有一个人表扬杜甫,就是李白。到了宋朝后期,杨万里他们另开诗坛风气,搞诗歌运动,需要在历史上找一个典范,找一个能代表他们新诗学、新思想的一个祖师爷,才把杜甫抬了出来。

Q:诗歌本是个优美的艺术形式,能够给人以美的感受,为什么今天人们提起诗歌,提起当今的诗人,却多了几分调侃?

A:我觉得有调侃的,也有不调侃的。这个不能一概而论。

Q:你认为诗歌在当今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A:诗歌是一种极端且另类的文体,它是整个时代整个民族整个国家人文精神创造力的一个尖端性的表现,也可以说是整个时代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人文精神的底线式的东西。比如我来自陕北,我在七八岁前,我们那里还有狼,狼经常进村,咬了谁家的孩子,或咬了谁家的牲口,人们恨狼又怕狼;在我七八岁后,就见不到狼了。在我们那儿,称狼为山神爷,也就是说,对于陕北那样一个自然生态体系,狼是最高端的动物,狼的存在说明那个地方的生态格局尚未终极崩溃。因为狼若存活,需要那个生态体系为它提供条件,假若提供不了这个条件,它就生存不下去了,或者死去或者迁徙。诗歌于时代或社会来说,其存在意义也是如此。如果诗歌这种极端且另类的文体,能够存在,被人们关注,说明这个时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是有底线的;如果诗歌出了问题,说明整个时代,物质欲望占了上风,物质占上风,人就迷失了。人一旦迷失,那会是怎样的情况?

 

文学和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到80年代了

Q:现在喜欢诗歌的年轻人是多了,还是少了?可否谈一下你的直观感受?

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A:我认为这是个水涨船高的事情。这个时代喜欢诗歌的人肯定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多,这个时代写作诗歌的人也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多。这跟高等教育的普及有关。

Q:上世纪80年代,诗歌对社会的影响很大,那样的盛况,以后还会有吗?

A:上世纪80年代,文学为什么那么火?因为那时文学是中国人唯一的精神生活方式。但从文学的真正意义上来说,那时人们争相看文学并不代表热衷于文学的人就多,更多的人是通过文学了解更广阔的世界,或窥探、揣测整个国家在意识形态在政策路线上会有什么动向。比如某种类型的作品,原来不能写,现在为什么能写并发表出来?人们要揣测那种东西。那时文学有着很多的非文学功能,是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晴雨表,同时也在那样单调闭塞的时代承载了一个传递信息的作用。现在不一样了。尤其是新媒体时代到来,为人们提供了更加丰富多元的了解世界的通道。以后,虽说只要有人存在,文学就不会消亡,诗歌也不会消亡,但文学和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到古代了,也回不到上世纪80年代了。以后人和文学的关系,会越来越分化,越来越理性。

Q 8月15,2014上海书展暨上海国际文学周“诗歌之夜”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包括英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保尔,美国作家、普利策小说奖获得者罗伯特·奥伦·巴特勒等20位中外著名作家和诗人来到现场,与读者共度“诗歌之夜”。诗歌在中国一直有着固定受众,随着与国际间的交流增多,是否能推动中国诗歌的发展,或者破解诗歌曲高和寡的窘境?

A答案是肯定的,但效果不会是立竿见影的。尤其是文化上,在人文精神层面的创造和交流上,你不要那么急功近利,它有自己的特殊规律,不要想着今天交流了明天就能怎样怎样。

 

我是一个非常不爱热闹的人

Q:你与诗结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怎样的一种促动或力量,引领你走上诗人之路?

A我幼时寄养在青海西宁我大姨家。远离亲生父母寄养在别人家,一个孩子会觉得整个世界上他是孤立的。我就需要读书,通过读书来拓展自己的空间,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缓解来自外在的压力。十二岁时,我又回到陕北。陕北乡村和西宁的工厂生活自是不能比,就像从一个大城市进入到一个地洞。但是,曾在青海见识的,以及读书所得的,使我对现实之外另一个很大的世界产生了切实的迷恋。我六七岁开始读书,并且读的是和当时年龄阶段不对应的一些书,书读得多了,就对语言产生了兴趣,对现实之外的世界有了依赖性,我是觉得,这种经历,必然导致我倾向于表达,倾向于一种语言的表达。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Q:文学表达有多种,为何你选择了诗歌这种文体,而不是小说或散文等其他文体?

A:这可能和我的个性有关。我的作文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好的,经常被老师当范文在班级或学校读,是范文制造者。选择写诗,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理想主义倾向的人,理想主义者面对压力或不公遭遇时,他不像那些偏生活化的人那样到处去诉苦,去搞那种与生活对等的发泄,而是用一种比较超拔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或传达其他的一些东西。整体来说,人的每一种选择,都和个人的天赋、个人的气质,以及对人、对事、对世界的态度和立场有关系。

Q:有人说,诗人比别人多了一副细看的眼睛,多了一双谛听的耳朵,也多了一颗悲悯这个无常人世的心,是这样吗?

A:这些都是通常意义上的说法。我觉得,诗人对世界的理解,在时间和空间上,在视角的选择上,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肯定有异于大多依靠常识生活的人。很多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从常识的这个角度去看去理解就够了,但对诗人来说,他不会站在很常规或很常识的层面去看待很多事情。诗人,他可能一直对世界有一种完全不同于众人的看法,又不会轻易去苟同,世界的本质在诗人的心目中必然是独特而美的。

Q:对自己的性格,你会做怎样的概括?

A:我特立独行,常常被非议为一个强硬的另类。但真实的我其实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向后的,希望离土、离最本源的东西最近的人。另外,我是一个非常不爱热闹的人。我希望能够回归到自我,回归到很真实的自我。只要有机会,只要有可能,任何热闹的喧嚣的场面都是我想拒绝的。我就是希望自己是一个旁观者,我也不攀附什么名人。截至目前我出版七部书了,但我从未邀约哪个名家为我写序或题字什么的,我觉得文学不是这么一回事。一个人的文学品格,文学水准,以及作品的高度,用那些方法,是无济于事的,只能是自己误导自己,把自己搞乱。

已刊载:《当代女报》


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阎安: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评论这张
 
阅读(1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