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生书房

万物皆有欢喜处

 
 
 
 
 

日志

 
 
关于我

慕容莲生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今夜故人来不来》《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双眉谁画远山长   

2015-06-07 11:57:45|  分类: 「烹茶煮酒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眉谁画远山长 - 慕容莲生 - 莲生踏歌行

纳兰容若 - 相见欢微云一抹遥峰,冷溶溶。恰与个人清晓画眉同。// 红蜡泪,青绫被,水沉浓。却与黄茅野店,听西风。

《双眉谁画远山长》

文│慕容莲生

 

山宜远观。我素来如此认为。

苏东坡有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欲知山之面目,欲观山之或雄或雅之美,在山中,你感知不来。入山,若为赏山花山树,或为探洞寻幽曲之妙,是好的。观山,宜遥望,此时方见着,云从山里出,鸟向云中飞。

纳兰容若“微云一抹遥峰,冷溶溶”,也是这般意味。远远地望,云淡淡,山峰一抹。那份修长,那份清秀,像极了佳人的眉。

以远山喻女子眉,容若并非第一人,在他之前已是有了的。

有个词叫“远山黛”,便是说女子秀美之眉。

“黛”是一种颜料,矿物质,青黑色,亦称“石黛”,古时女子多用来画眉。画眉时,先将石黛放于石砚上碾磨,使之成为粉末,然后加水调和使用。

“远山”,入了女人的眉毛,却就成为一种眉式。汉代常见“远山眉”。此中有个说法。据《汉书》记载,汉成帝皇后赵飞燕之妹赵合德,“入宫,为薄眉,号远山黛。”眉如远山含翠,细长舒扬,愈发显得颜容清秀淡雅,美,一时人们争相效仿。

古笔记小说集《西京杂记》也提及:“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卓文君之眉,式如远山,又用黛色画了,色亦如远山。这真好,惹人想起水墨画中一泓春水之后的遥远的连山。

时光照进宋朝,将远山眉入词的文人更是热闹起来。

欧阳修有首词如是描摹:一个女子,冬日清晨临镜梳妆,天冷,她呵了一口热气,暖玉手,精心在额间画了梅花妆,又用眉笔画远山眉。“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心爱的情郎去哪儿了呢?她心中种满离愁,离愁迢迢不断如江水,江水尽处是远山,而情郎更在遥远的青山之外。要她如何开怀?索性故意将双眉画成远山式样,细细长长。

北宋另一词人王观也有一首词说眉说山:“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偏爱将远山眉入词的宋人,应是非晏几道莫属。晏几道,号小山,这位先生是粒痴情种子。“真个离别难,不似相逢好”即出自他口。如此拙朴又不失其雅的话,若非情深至痴,哪里长得出?此是闲话。单说晏小山和他笔下的远山眉,且来看:

“晚来翠眉宫样,巧把远山学。”

“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

“翠眉饶似远山长,寄与此愁颦不尽。”

“更教谁画远山眉,又是陌头风细,恼人时。”

“几处睡痕留醉袖,一春愁思近横波。远山低尽不成歌。”

与其说是晏小山善写远山眉,不如说其人情多且厚。

纳兰容若亦是情多且厚之人。见着“微云一抹遥峰”,他想起来,有个人在清晨时描画的眉式,恰恰与此相像。见远山,思远人。

伊人是谁?和他情投意合但无缘相守的表妹?“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但红颜薄命的元配卢氏?还是他的侧室江南女子沈宛?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除了纳兰,没谁知道这份思念是投寄给谁人的。

天色已晚。这是冬日。冬夜来得早。伊人独居空闺。红色蜡烛燃起,挑亮黑夜。

古时长夜,并无电灯,暮色四起时,有些人家点亮油灯,有些人家烧起火把或者蜡烛。

《礼记-内则》中说:“夜行以烛,无烛则止。”但,此处所言之“烛”,并非今人所谓“蜡烛”,而是火把之类的照明用具。《仪礼-燕礼》云:“宵,则庶子执烛于阼阶上,司宫执烛于西阶上,甸人执大烛于庭,阍人为大烛于门外。”大意是说,古时君王诸侯夜宴,庶子在东阶上拿着火烛,司宫在西阶上拿着火烛,甸人在中庭拿着大火烛,阍人在门外拿着大火烛。其中,“庶子”、“司宫”、“甸人”、“阍人”皆为官名。庶子掌教戒诸侯卿大夫;司宫主管宫内之事,以阉人充任,即清朝所谓总管太监;甸人掌薪蒸之事;阍人掌门禁,即守门人。君王诸侯夜宴,相关下官便执火烛即火把照明侍奉。

真正意义上的蜡烛始于何年何月,历史已漫漶不请。不过,《西京杂记》记载:“闽越王献高帝蜜烛二百枚,帝大悦。”“蜜烛”即“蜜蜡”,又称“蜂蜡”,为蜜蜂科昆虫中华蜜蜂等工蜂分泌的蜡质精制而成。可使“帝大悦”的,应属罕见或奢侈之品,非是寻常百姓家用来照明。唐朝曾专设一官掌管宫廷蜡烛,不过此时蜡烛应用相对已较为普遍。至明清,平民也用得起蜡烛了,但油灯、火把等照明用具仍和蜡烛不可同日而语。

纳兰容若所思念的伊人,无论是其表妹或原配卢氏或江南才女沈宛,她们皆非寻常人家的女子,夜晚自是以蜡烛照明。

冬夜,红烛,伊人拥着青绫被睡眠,水沉香浓袭人。

水沉,燃香之一种。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云:“(沉香)木之心节置水则沉,故名沉水,亦曰水沉。”

伊人在红烛光下青绫被里,水沉香浓。思念伊人的人,却在伊人千万里之外,夜宿荒村野店,听劲烈西风在门外窗下呼啸着卷来卷去。

一个人,浓烈地思念另一人,往往在夜间,在远方,在羁旅行役时。夜漫长,人孤单,不相思,作甚?

纳兰此词作于某次出使途中。莫只见他文采飞流,便认为他只精于诗词曲赋琴棋画,其实他文武双全。试想,身为康熙帝御前侍卫,武功怎会不了得?他常随康熙南巡北狩,也曾奉旨带队出使。

一个人,思念千万里之外另一人,若能同时被思念,一颗红豆两处相思,这是幸福的事。忧愁只在,一人多情一人无情,君心向明月,明月照流水。

可是,爱呀,从来来得无所顾忌又汹涌似潮。有时,寂寞地爱着,譬如漫长地欣赏一种残酷的美,又如冬夜缓缓饮下一壶冰凉的酒,酒入相思肠,化热泪一串。

纵使爱有万般苦,不能不爱。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若不爱,活着岂不似一盏没有亮光的走马灯?那还成个什么人生什么世界?

爱是生命的盐。让爱来。爱会自寻出路。相思亦然。

 

作者简介

慕容莲生,本名徐中强,文史研究者,自由写作者。爱莲,好酒,欢喜心过生活。已出版《从前没有情人节》《民国的四月天》《点点梅花为我愁》《爱他前先爱自己》等著作。

 
  评论这张
 
阅读(24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